人生不过几碗狗血-明德政经杂谈

失控到极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刘某龙以他的生命为代价,告诉了我们这种可怕的体验。
我们是人,不是神。
西方古语有云“法律不强人所难”,人在失控的情况下真的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理智。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嘛——人在愤怒的那一刻,智商接近于零。
于某明当时一定是持续的愤怒,我们的法律怎么可以要求他面对砍杀适合而止呢?
所以,刘某龙死,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和经历,而是当普通人被砍杀而后有机会反击的时候,是根本不能控制自己情绪和行为的。
阿弥陀佛。
情绪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竟会把好端端的一个普通人逼到危险边缘,甚至冲出命运的藩篱。
关于复仇,愤怒末世残兵,无奈山本杏里,报复…于某明是茫茫人海中的普通人,因为龙哥,他被命运选中……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处处被人欺辱,贬低的男人。
有一天他当上了机长,匿名邀请了所有一生中伤害过他的人来登机,从曾经欺负过他的同学、令他留级的老师、背叛过他的女友、炒他鱿鱼的老板,一直到只是拒绝与他约会的空姐和治疗费上涨的心理医生,当他们反应过来发出绝望的呼喊时,愤怒的飞机已俯冲向地面。
当他的心理医生拍着机长室的门喊着:“错的不是你上口下巴,你也是个受害者,很明显考德上公培,是你的父母毁了你好孕汤,这飞机上每一个人都是无辜的。”
然而后果再也不可逆转,失控的机长终于带领一飞机的仇人葬身于自己的怒火中,诚然心理医生没错,飞机上的每一个看似都把当事人往深渊处推了一把五险三金,但最终造成悲剧的是当事人压抑已久的愤怒和由愤怒转化而来的对他人深深的敌意,这份投射于他人的敌意,渐渐使外界每一个人都成为他的加害者。
这是一个关于情绪的故事,把人性的荒蛮演绎得淋漓尽致。
现实社会中,人们的生活压力越积越大,尤其是经济形势不好的局势下,一个人失控的情绪如同疯狂嗜血的野兽知秋相学,无一例外的露出了自私残忍的阴暗面。
当人们遇挫,应对不当,本我强烈寻求攻击性的释放,而讲究是非对错的超我变得越来越虚弱,自我严重失衡,便开始用愤怒防御巨大的外界冲击刺猬乐队,愤怒一旦冲破理智,便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故事的原型都是生活中的一些新闻事件化肥绕口令,它在我们的身边,离我们很近,甚至我们可能就是其中被命运选中的“演员”。

生活中我们避免不了陷入负面情绪,遇到刘某龙这样的人给我们带来的突发事件,防御机制是我们阻挡的盾牌不良主母,有些人用愤怒反击防御悲伤,有些人以悲伤退却忍让防御愤怒神虎术。
黑白分明,坏人就得到报应。
这个特点同样突出表现在另一个类型的故事——童话故事中,凡是大灰狼、恶毒后母等等,无一都得到报应,而且这些坏人都很敬业,完全没有复杂矛盾的内心活动,毫无人性的光辉,总结起来就是该死,这就是我们最初接受的世界观。
在与社会活动的过程中,我们逐渐可能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并非如此的黑白分明,更多地是灰色地带,童年的世界观在此面前轰然坍塌,好人不一定有好报,坏人也许一辈子没有报应。
报应是什么?
所谓报应,其实是一种惩罚,现实中能实现这种惩罚往往不是被害方的反击,而是来自强大的第三方不可以抗逆的打击牛肚怎么洗。
看到于某明成功将龙哥置之死地,社会多数人为之叫好醋精的作用,拍手称快,台湾海峡隧道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胜利,而是某些想复仇而不能的普通人的集体胜利,所以我们狂欢。
作为普通人海西教育网,我们深受生活的压迫,不公平的单位提职制度,微薄的工资,可恶的老板或领导,尔虞我诈的人际关系,冷漠的社会关系,我们很压抑。
尤其是当我们面对一些身不由己的情况,邢雅晨难免要口是心非,不得不做出退步和忍让。
因此,能看到于某明对刘某龙的率性而为,做出你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时的这种爽,其实是一种释放。
刘某龙和于某明已经内化成了我们的标签,我们不自觉的将自己放在骑电动车男子的地位——普通的为生活所累的老实人苗钟真,阿龙——社会败类却能开宝马生活逍遥的人。
罗曼·罗兰说,从来没有人为了读书而读书,只有在书中读自己,在书中发现自己1q币多少钱,或检查自己。
我认为同样地,电影、音乐、绘画等艺术,以及社会事件也同样提供着这种选择,让我们寻找自我矿大教务处,发现自我,为自我喝彩汕头龙泉岩,甚至流泪。
人生不过几碗狗血。
我,渴望保持真实,但不得不以虚构的方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