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大的幸运是遇见——记2017冬黄山之行-笔墨纸香

黄山离杭州不过三四个小时车程,比离安徽省会合肥还要近,然而我在杭州生活了十几年,之前却一次都没去过。期间很多次起意去黄山,我记得有一次有人约我去黄山,可是另外一个同学说三清山更有意思,所以我就去了三清山,结果人家去黄山看了非常精彩的日出和云海,而我只能羡慕。还有一次是公司组织团建活动,我很积极地建议去黄山,结果被告知在我入职前两个月,大家刚去过,有种君生我未生的欲哭无泪感。去年G20的时候,全国人民都上班,只有杭州人民满世界撒泼,黄山是免门票的,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可是我那时加班太累了我的天坑,去闺蜜家睡觉多睡了两天,就没时间去了。今年元旦的时候,小姐妹叫我一块去黄山跨年,都准备订住宿了,临时被教练拉去练车考驾照,又没能成行。你看,每次被黄山拒绝的理由,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再到后来,身边已经找不到像我这样没去过的人陪我去黄山了,而且总被人质疑你居然没去过黄山罗休休,太不可思议了,害得我都觉得自己很是对不住黄山,简直罪过。不过不是说缘分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总归我还是来了嘛。
这个季节是黄山的淡季,淡到我都觉得诧异,大巴上位置随便躺,上山的索道,一个人坐一辆缆车,为此,下山时我还特意等旅游团的人来,蹭着人家一起上索道,免得自己单独坐缆车总担心会不会摔下去,所有像迷宫一样的排队栅栏,都无人排队,一路通畅的很。山下车站的小姐姐给了我一张地图,可能因为我没在她家买回程票,她也就没啥热情跟我讲解唐怡莹,只记得她建议我从后山坐索道上,不然天黑前到不了山顶住宿的地方,大概瞄了一眼路线分布,我就上山了。去之前我是没看攻略的,心想着黄山这种地方,跟着人流走就对了嘛宝石td攻略,结果就是我华丽丽地迷路了,当路标提示我,前方500m就到光明顶了,我都懵了,不是吧,除了几颗贴了名字的松树和提示几个品种的松鼠会出没的告示牌,我好像什么景点都没看到嘛,掏出地图一看才发现,我走了一条没有任何景点的路线,完了,我的神仙指路,我的梦笔生花,我的猴子观海,都木有看到啊,。原本就因为没赶得及上周的黄山雪景而抱憾,又加上这个季节天干物燥,山上的云海根本不见踪迹,天都峰还封山了,我能想起名字的景点只有飞来石还来得及瞅一眼,其他都看不了,这下就只能期待日落和日出了,我可是扛着沉重的大单反和三脚架吭哧吭哧爬上山的啊。
因为不少景点没去看,所以我早早就到了光明顶,去宾馆收拾一下,换上厚衣服,再次爬光明顶,到踩好的点候着。讲真的,我对此次日落期望值并不高,因为一爬上山,环顾四围,我就发现了那灰暗的霾际线淹没了整个群山,无一处幸免,用以前我看到的那个词“痰盂”来形容看到的远处山下惨状,真是一丝不差,连酒店预告的日落时间,也不再是太阳落到地平线下,而是霾际线下的时刻,而我每天就生活在那霾里苦苦挣扎,想来不觉心中悲苦,连壮美的日落也不能消减半分,所以随意拍了几张就回宾馆了。



虽然远处雾霾严重,但山上能见度还是很好的,入夜后,更是刮起了大风,天空澄澈干净,无一丝云雾,我刚好住在一个靠窗的床位,透过窗户能看到明亮的弯月,比平时城市里看到的要亮上很多,所以决意等月亮下去后,再爬到山上去看星星。好容易等到快十点,月亮才渐渐西沉,出门前,回来的游人告诉我,天上的星星不多,其实未然,看星星需走到光照低的地方,等眼睛适应了暗环境后孙杨国歌门,你就会发现,天上的星星一下就多起来了。随便抬头,猎户座一眼就能看到,在松林间熠熠生辉,冬季的银河虽不太明显,但还是肉眼可辨。



沿松间石阶而上,仙后座如王冠悬立在光明顶上空,很是漂亮,要是倒过来就更完美了。上了山顶,我就发现自己真是太天真了,七八级的山风,从还未化完的积雪和冰块上吹来,冻得我眼泪鼻涕一把流,可恨我为什么不穿羽绒服,为什么不带上帽子和手套,别说拍照片了,我连对焦都对不好,手就不听使唤了。算了,还是小命要紧汉武晨曦 ,要是真感冒发烧了,明天下不了山可就糟心了许爱周。
回去同屋的伙伴都睡了,上床后迷迷糊糊地,总睡不安稳。凌晨三点半,突然醒来,既没有闹铃,也没有声响,平日这个点我也不会醒的,可我就是毫无征兆地醒了。拉开窗帘一看,哇塞宋北杉,窗外松林间一闪一闪的星星,实在是勾人,关键是风也停了,略犹豫一下,我还是忍不住爬起来又上了山。
山顶空无一人,风止松静,群山缄默,路灯也都灭了,北斗七星气定神闲地悬据穹顶,睥睨万物,猎户座在拱形银河的臂弯中缓缓睡去,间或还有流星造访,数目居然还不少,其中有一颗划过地特别优雅,中间还调皮地朝我眨了下眼。繁星下的光明顶雄伟壮丽,远处城市的灯光华美万分。天地之间,如斯美景独我一人所有,再配上一壶热开水,这样的乐事,必是此生难忘,而照片实难记录其中万一。





(这张全景是我拿八张图片拼接的,尼康D7100相机,18mm焦距,F/4.0,ISO6400,单张曝光30s或25s,拍摄时间是凌晨四点半,参数给有需要的朋友参考。)
没有全幅相机和大广角定焦镜头,拍摄的时候,我没注意遮光罩松了挡了黑边,废掉了很多张,地平线也有点歪,后期处理也很不尽如人意,虽然众多缺点,不过作为第一次尝试,能拼出拱形银河来,我已经很满意了。
直到快六点,才有人陆续上山来,不过我所在的不是日出最佳点,所以人们都赶去另外一个山头了。我记得有位诗人曾说过“为了看日出,我来到这世上”,虽然短暂,但黄山的日出绝对值回票价。此时,因为美丽的星空,我对霾际线已不再那么深的怨怼了。星辰消隐,天光吐白雷场相思树,松石剪影,美仑美奂,连霾际线也有了春天,似乎不那么丑陋了,须臾之间,太阳喷薄而出,云霞蒸腾,美得让人说不出话来,曙光照耀过来,大家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欢呼。不禁感慨,人生最大的幸运不是拥有,而是遇见,感谢黄山,让我遇见这样的好风景,不虚此行,于愿足矣。







吃罢早饭韩姨,我忍不住还是第四次爬上光明顶再看一眼这群山云海,许下再见之约,然后恋恋不舍地下山去,途中遇到鳌鱼峰和一颗不知名的松树,算是弥补我没看到猴子观海和梦笔生花的遗憾了,




最后一个景点居然是迎客松,也在此看到了大拨游客,果然是整个黄山,颜值最高的一颗松树了,因为人多,我就没拍照了,看着树干略显老态,希望它能一直健康地活下去。
一个人的出游,确实是很随意舒心,不过略显寂寞,所以我一路都在偷听别人聊天,台湾腔和讲粤语的人很多,不是所有对话都听得懂,很有看原声港剧的感觉;欧美的小帅哥也很多,都特别喜欢自拍;路上的挑山工一步一颤,有人担心帮忙扶一下他的担子,被大声呵斥,一路上都念叨着说这样会让他摔跤的;捡垃圾的大叔,拿着被扔掉的木手杖问我要不要,我狡黠地问,免费送我吗;坐在洒满阳光的石阶上吃苹果舍不得走,路过的大爷提醒我,再不走天黑会很冷的;同屋的几个小姑娘,来自天南地北,互不认识,但居然大部分都是一个人出来的,各有各的传奇故事李幼斌军衔。看日出前反特电影,我忍不住跟那些不认识的行人描述我一个人看到的美丽星空,大家都很神往,还给带单反的我腾挪地方,把好的观景点留给我,一个台湾的小姐姐说我拍的光明顶很有科幻片的感觉,一个阿姨不小心碰了我的脚架,连声道歉,其实拍日出用不着三脚架的啊。
借用有次爬山,一位大姐说过的话,人年轻的时候要多出去走走,欣赏各处美景,要知道什么是幸福,然后要有理想,要发挥自己的长项,马秋子做多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事情。在此分享此次黄山的所见所闻,传播正能量,希望看到的朋友也都开心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