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不足蛇吞象-君无言的书斋
人心不足蛇吞象
时间:2246年8月19日地点:赛美因星
雾因序:上次写了日记之后,再看之下,觉得不免小气了。蒂亚和安锡也嘲笑我的日记有点小孩子气,毕竟我们这是史无前例的星际探索,应该写的精彩一些。先前的那篇序,太过平淡,和我们的探险比起来不免相形见绌。好吧,于是我恶补了如何写小说,从我的经历里面挑选一些有趣的故事,准备把我们的故事写成小说。其实也就是人物与情节的塑造,人物自然不用多说,情节的描写才是主要。可惜我文采一般,恐怕也写不出太过于精彩的东西,希望你不要见怪。
一、糟糕的开始
“仪器检测……哔……正常,氮气:50.29%……哔……氧气:38.66%,稀有……哔……气体:2.48%,二……哔……氧化碳:5.57%,水和杂质:3%。含氧量……哔……高,空气中含有……哔……大量负氧离子,可以……哔。”
仪器彻底没有了声音。居然赶在这个时候坏!我懊恼的拍拍仪器,可是仪器没有再亮起来,只好烦躁的将仪器丢掉,坐了下来。
唉,真是祸不单行,初次出行就发生了意外,本来想一个漂亮的漂移落地,可惜我驾驶技术并不好,撞上了一颗大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尽管飞船表面的损坏不大,但是电路系统损坏,系统无法重启,蒂亚也没了回应。
飞船现在降落的这块地方,是一大片热带雨林,在空中完全看不到雨林的尽头。我降落在了边缘处,身后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这并不算最坏的情况。我的所有物资都放在了房间里,包括食物以及各种工具,但是房间需要瞳孔验证……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偏偏房门是最新的防爆技术,我想了整整50多种办法,都没能打开。
我现在唯一能找到的工具,就是这个不知什么时候遗漏在驾驶室的空气探测仪和氧气面罩了。
原本的话,依靠我房间里的各种工具和蒂亚的帮助,我有信心能在雨林里生存一个月。可是现在我连把刀都没有,鬼知道这片雨林里面会有什么可怕的生物。
即使是在我们地球,装备齐全的情况下,想要在雨林里面生存,也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片雨林,树林更加茂密,想必里面只会更危险。
我在那唉声叹气了好一会,终于决定在饥肠辘辘之前进入雨林。饿的话,就没法保持旺盛的体力了。真是的,非要降落在这个地方,把自己逼入死地。
进入雨林,首先需要制作一把刀,比较幸运的是,我很快就找到了一条河流。
制作石刀的步骤如下:将多余的石头敲掉,大致做出刀的样子,然后,选择一块平整略有弧度的大石头,在上面把刀磨薄就行了。之所以选择河边,是因为磨的时候铺点沙子,撒上点水,能加快磨刀的进度。
光是磨刀就耗去了我2天时间,磨到最后手不停的抖。
好在河里不时有鱼游过萌娘三国演义,我并不需要再去担心寻找食物的问题。
做完这把刀红牌太监,我筋疲力尽。我已经2天没合眼了,再不睡觉,可能身体会先崩溃,但食物问题却需要我优先解决购白菜。
将石刀绑在粗壮的树枝上,我开始刺鱼。我以前从没刺过鱼,再加上精神不好,我耗费了几个小时才抓到一条鱼。刮鳞,去内脏,生火。幸好我带着打火机,不然2天的磨刀,加上捕鱼,如果再生几个小时的火,真的会让我失去所有耐心。
这第一条鱼,烤的略微焦了一点,不过还行,差不了太多。
吃着没有味道的鱼,我不禁苦笑,原来总喜欢吃咸的,我妈总跟我说要吃淡一点,不然就像她一样吃出高血压,我不太听她的,这回终于如她所愿。
吃饱喝足,我用树叶做了个简单的吊床,沉沉睡去。
……
第二天,糟糕的情况出现了,我拉肚子了。
我太渴了,但是我没有过滤水的办法。渴的实在受不了了,就直接喝河流中的水,结果整整一天我都在拉肚子。我在不确定是鱼有问题还是水有问题的情况下,不敢再喝水了。
拉肚子拉到虚脱,我很无助,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二、蒂亚重启
第三天就在拉肚子中度过。
第四天。
“滋滋……”
我在半睡半醒的绝望中,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我愣了一下,然后喜出望外,“蒂亚,是你吗?”
“……滋滋……对……滋滋……是我……滋滋……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
“好啦,现在没问题了,你那边怎么样,还好吧?”
我一脸苦相,“老实说,很不好。你是怎么重启的?”
“我的系统跟飞船是分开的两个电路供应,有一点短路,但我已经修复好了。”
“飞船恢复正常了没有?”
“并没有,飞船的电路系统损坏较重,目前还无法启动。”
我有点无助,“那怎么办?总不能死在这里吧。”
“没事的,不是还有我吗,我会提供帮助的。”
“嗯。”
“水源的话,一般雨林中很多植物都有水,你可以拿刀砍开树皮看看,藤蔓也可以,但是注意喝水的时候尽量不要接触树皮,树皮中可能含有刺激物。”
“食物可以寻找色彩不鲜艳的水果,不要吃爬虫类动物,这些一般有毒湉晨吧。哺乳类动物能吃,不过吃之前需要检查淋巴结是否肿大,身体有没有异样的红肿或瘤子、伤口。如果一切没问题就能吃。尽量将食物煮透,不要随意丢弃或携带生肉,以免引来昆虫。”
“我不知道那里是否有水蛭,就是蚂蟥,不过还是建议做一点防护,采些树叶覆盖在脖子等皮肤暴露处。如果被水蛭叮咬,一定不要拉扯,越拉只会越紧,一旦蚂蟥被拉断,其吸盘就会留在伤口内,容易引起感染、溃烂。可以在蚂蟥叮咬部位的上方轻轻拍打,使蚂蟥松开吸盘而掉落。蚂蟥掉落后,若伤口流血不止,用干净手指或纱布按住伤口慧公馆,1-2分钟后出血可停止,如果没出血,用力将伤口内的污血挤出,用清水冲洗干净。”
“有你真好。”
“拉肚子的话,服用木炭片会好一点。”
木炭?对了,木头烧完之后也算木炭。我踩灭火堆,取出一些木炭放好,去寻找水源去了……
这当然是开玩笑,我总不至于药用木炭片和木炭都分不清。我的药都在飞船里面,有木炭片,可惜拿不到。不过木炭留着,点火就容易一点。
不管怎么说,先得找到水源。
三、雨林生存
不得不说,有了蒂亚的指导,生存的压力确实小了很多。这样很轻松的过了几天之后,我不禁思考假如蒂亚没有重启,结果又是怎么样?
得出来的结论是:就算我扛过了拉肚子,水源和食物也会成为我的大难题,甚至很有可能现在我已经死了。
我打了个哆嗦,回去还是恶补一下生存常识吧。蒂亚的能源供给方式确实需要改进一下,但我不可能什么事都依赖蒂亚,自己也得有点东西拿得出手。
……
这片雨林特别广阔,在走了1个半月都没走出去之后,我有点茫然了。尽管我们一直跟着河流走,沿路也做了记号,确定没有进了什么类似于迷阵之类的东西,可是这么走什么时候是个头?一路走来,这么茂密的雨林,居然没有什么危险生物,让人感觉有点反常。
然而越往前走,我就越感到恐惧。刚开始,我在一棵树上发现了文字的存在,欣喜若狂,觉得终于可以见到智慧生物了。可是我越往前走越觉得不对。几天下来,我发现了很多打斗的痕迹,越往前,这些痕迹就越多,越发紊乱。到最后,地上开始出现尸体,这些尸体与人类模样相差无几。
我看到最恐怖的景象是一颗5人才能环抱的树被拦腰砍断,断口十分整齐。难以想象,这武器得多大、多锋利才能砍断如此粗壮的树。我不敢再想下去,但此时再返回已经不太现实。根据蒂亚的报告,系统重启得等3个月。
3个月!我可不想再在这片雨林里再呆3个月,我只想跟人说说话。
我心存一点侥幸,或许,我小心一点会没事呢?
四、兽人的追杀
然而事实证明,我还是想的太美好了。
进入雨林的第65天,我已经有了一些不错的防身武器,比如说弓,制作这把弓着实不易,主要是箭矢的制作。我用磨锋利的石头作箭头,10支箭头花了4天时间才做完,我还做了一些标枪,为了保持杀伤力,前端也由石头构成。我觉得这样做,碰见危机的时候起码能有点自保能力。
第70天。
我正在采集水,面前这棵树是我在切开了很多颗树之后发现的比较安全的一颗储水树。不得不说,这个星球上的树也不安全,有的树确实储存有水,但那水却不干净,又让我拉了几次肚子。但是面前的这棵树,里面储存的水却能立刻让我停止拉肚子,这一发现让我兴奋了很久。
我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慢悠悠的切开树皮,打开随身的水壶,准备装水。
正在这时,我听到了某些不一样的声音。隐隐约约是某种野兽的吼叫声,然后是利器砍断树的声音,还有某种四脚动物奔跑起来的蹄子声,以及某种女性的怒叱声。
我直起身子,收起水壶,悄悄跟上去。
行进中,我发现了一块人为制造出来的空旷地。周围的树全被拦腰砍断,断口整齐,有一些凌乱的大型四脚动物的脚印,还有一些很小巧的脚印。我拿脚比对了一下,竟然差不多。地上还有一些蓝色的血迹。看起来应该是某个骑乘着某种野兽的东西在追杀某个人,但由于身体庞大,所以行动不便,没有对那个人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
我稍微安心了一些,跟随脚印继续前行。
前行了大约半个小时,我听到吼叫声就在前方,于是躲在一颗大树后面,往前面看。
一个体型庞大,约摸有3米高的生物坐在一头身长2米的野兽上,正在挥舞着手中的……大斧,劈砍周围的树,砍了一阵,好像并无所获我为购物狂,便在那愤怒的大吼。
此地不宜久留,风紧,扯呼。
我准备撤离,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有什么液体滴在头上。一抬头,一条大概2米粗的大蛇张开血盆大口看着我。
我的老天!2米粗的大蛇!我魂飞天外,拔腿就跑,脚步声吸引了那头怪兽的注意,他吼了句什么,驱动野兽追上来。
Wtf,还敢不敢再惨一点。怎么办,怎么办?
刚才匆忙中,我的弓掉了,现在手里只有标枪。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卯足力气,用力掷出。
无效,以往无往不利的标枪竟然没起到一点效果,虽然打中了那头猛兽,但连一点伤口都没留下。
我加快了狂奔的速度,菩萨啊,基督啊,佛祖啊,安拉啊,保佑我吧,我度过了这场灾难一定会信教的。
突然间,我听到了轰然的水声,这是?瀑布!阿弥陀佛。我知道一般情况下跳进瀑布必死。但是,请让我拥有和小说主角一样的主角光环吧金凤花姑娘!
我跑到河边,一跳。拜拜了,您嘞。
那野兽跑到了河边,见无法再抓到我,仰天大吼。我正在得意的哈哈大笑时,突然见他摸出了什么东西。待我看清时,顿时感到毛骨悚然。我的标枪!我太清楚标枪的杀伤性了!我之前花费了很多时间,把石头磨的跟纸差不多薄,就是为了使用标枪时不需要什么力道就能轻松杀死动物。现在换了一个力气比我大了几倍的人来使用。我是死呢,还是死呢,还是死呢?
我赶紧潜入水底,试图以水的阻力来减轻力道,但我还是想的太简单了,标枪准确的扎透了我的腿,巨大的疼痛使我吐出了肺里所有的气。我浮出水面一看暗杀星蒙多,那怪物似乎还准备丢出斧头。凛冽寒意瞬间笼罩了我全身,我赶紧拼命向前游。
那怪物终于投出了斧头,但我拼尽全力游到了河尽头,掉下了瀑布,躲开了这一击。
掉下瀑布的那一刻,我想的居然是,我以后再也不做标枪了。
五、人族
巨大的水流冲击使我失去了知觉,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房子里,被五花大绑起来。
好吧,真是乌鸦嘴,居然就真的比被追杀更惨,直接被绑起来了。接下来又会是什么,五马……不对,我不说了。
我尝试呼叫蒂亚,发现没有任何回应。好吧,只能靠自己了。我用目光寻找着可以解开绳子的利器,却发现房间里面很干净,什么东西都没有。
穿透我腿的标枪被拔掉了,伤口还涂了药,但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又把我绑起来。
我正在思索着对策,听到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接着房门打开,进来了一个……美女。不夸张的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用来形容最为合适。及腰的紫色卷发,如洋娃娃般的长睫毛微微翘起,小巧气质的翘鼻,火辣的身材,使她多了几分性感。目测36D。
她说了几句话,我摇头表示不懂。然后她做了个手势,突然间,我听到脑海里传来一个很甜美的声音,“现在听懂了吗?”
我瞪大眼睛左顾右盼,想找到声音的来源,她笑了笑,“别看了,是我在跟你说话梅岭三章。”
我张大了嘴,一脸难以置信,心电感应?这种只存在于玄幻小说当中的东西,在现实中竟然真的有!
好吧,压下心里的震惊,我尝试着用想法来交流。
“你好,我能听懂。”
“你来自何方?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在河边昏迷不醒,腿上扎着一根标枪。”
“这个,能帮我把绳子解开再说吗?”
“不行。”
“我这样被绑着,思路都没了。你看我这么可怜,不如帮我把绳子解开。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元千岁,总不可能徒手杀人吧。”
“对哦,可是大祭司说问出来你的来历之前不能给你松绑。”
唉,死板的女人。
“你说什么?”她双眼一瞪。
不是吧!还会读心术?
她咯咯笑,“读心术可是我们的种族天赋哦。”
种族天赋都有了?我是不是死了,然后穿越了?喂喂,这越来越像小说的画风是怎么回事?
我越想越觉得我是穿越了。这颗星球是不是魔兽星?人族、兽族,是不是还有精灵族?不要!我要回去!还是说,我在做梦?实际上我还在飞船里面,做了一个噩梦而已,一觉醒来什么都没发生?
她皱了皱眉,“什么小说,魔兽,穿越?我怎么听不懂你说什么。”
“咳咳,其实吧,我来自于雨林的那一边,家族世代在那里生活,某一天,我突发奇想,想看看雨林的另一边是什么样的,就带着武器出发了。”我编着蹩脚的谎言。
“是吗?可是你的心告诉我,不是那样的哦。”
“这个嘛,我真跟你讲的话你也不太懂,反正这么理解也可以。”
她偏过头,“好吧,算你过关了。”
“好吧,到你了。先说说为什么救了我还要把我绑起来。”
“这个嘛,先保密,我先帮你松绑吧。”
她靠近了我,开始帮我松绑,少女独有的体香充斥着我的鼻尖。少女身材姣好,弯腰的时候,胸前一抹饱满呼之欲出,我有点心猿意马。
少女满脸通红,“喂,你想什么呢。”
咳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主要你太漂亮了。
我收摄心神,眼观鼻,鼻关心。阿弥陀佛,这忍的真辛苦。
终于解开了绳子,少女想起之前那一幕,脸上通红久久不去。我不得不咳嗽两声,“咳咳,松绑了,然后呢?”
“嗯,我带你去见大祭司。”
我跟着少女向外走去,闻着少女的体香。真好,感觉年轻了几岁。
六、大祭司
一路上,见到的人都向少女行礼,我不禁猜测着少女的身份。
“滋滋。”
“哦,天哪,蒂亚你终于又出现了g6142。快,能解析这个星球的语言吗?”
“有点难度,解析需要一段时间。”
“飞船呢?”
“很快可以修复完毕。”
“太好了。”
少女停下,转身,“你在跟谁说话呢?”
我努力放空脑袋,“没,我在自言自语。”
少女的读心术没读出来什么,只好接着往前走。
我松了口气,看见眼前有一座宫殿,有点像是祭坛的模样。深吸一口气,我走了进去。
这确实是一座祭坛。祭祀模样的女人站在祭坛中心背对我们。
“大祭司,人带来了。”
“嗯,公主麻烦请回避一下,我有些话要与他讲。”
族长女儿离开了。
大祭司转过身来,眼中闪烁着我看不懂的符号。“来自外星的神使啊,我从神谕中看到了一些东西。你能为我们带来生机,也可能带来毁灭,一切取决于你。”
好吧,又是什么神使拯救世界的套路,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杜雪吟,我看的小说全部都是这个套路,一点新意都没有。
我想了想,回答道,“祭祀大人,你也看到了,我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个兽族都可以轻松把我干掉。我连自保能力都没有,又怎么拯救你们?”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看到的神谕是你能拯救世界。”
还真是,不负责任的回答啊。
“好吧,你能不能详细说说你看到了什么?”
“一些庞然大物,一些我们无法理解的东西,在践踏着兽族。”
Ok,明白了,机器。
“请大祭司稍等一会,我需要跟我的助手沟通一下。”
“喂,蒂亚,收到没有。”
“不……滋滋……很好,滋滋……信号……滋滋。”
好吧,下回改进一下。
我走出祭坛。
“好了金民锡,现在信号好多了,估计祭坛里面有什么东西干扰了信号。”
正常,小说的套路。
“语言解析的怎么样了?”
“还差一点可以解析完毕。”
“飞船什么时候修好?”
“还有2个星期。”
“刚才大祭司提到了庞大的机器,有图纸吗,这个星球有没有对应的材料。”
“图纸有,材料也有,稍后把图纸投影给你。”
“造出来足够碾压兽族的数量需要多长时间?”
“两个月,本来一个月就可以,可是这个星球的人不知道铁是什么东西,开采需要时间。”
我返回去找大祭司,报告了这个情况。
大祭司眉头紧锁,“神使,目前情况很不容乐观,兽族一直想称霸整个星球,他们联合了牛头人和狼人,在短短两个月内灭掉了精灵族。精灵族擅长隐匿身形,仍是抵挡不住兽人的冲击,我们没有精灵的隐匿天赋,更没有兽人的强壮身躯,跟兽人打起来,不用一个月就会被灭族。两个月时间,太久了。”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联合其他种族。矮人呢?地精呢?我们星球有没有这个种族?”
“很遗憾,矮人在100年前与兽人的战斗中遭到重创,现在还在封族状态中,我们派人去过了,但是没有回应。地精聪明而狡猾,除非兽人直接跟他们开战,否则他们不会主动出击。”
真是让人头疼啊,好吧,只能去一趟矮人族了。
兽族有蛮力,矮人族擅长制造,双面少女地精精商。
人族有什么?
智慧。
七、授人以鱼
之前受限于工具,我无法在足够时间内做出交通工具。现在好了热天午后,人族里面有工具,用石头做个自行车不算难事。
当少女看到我的自行车时,不由得睁大了双眼,“真厉害郭毅力。”她感叹道。
有了自行车,原本走过去需要一个月时间,现在所需时间整整缩短了3倍。
……
我终于来到了矮人居住的地方,山中堡垒——石炉堡。
我让蒂亚充当扬声器,声音充斥着整个山谷:“矮人族的朋友们,我是人族的使者。我带来了一样高科技的东西,只需要消耗很少的人力就能消灭兽族。这场战争你们不需要出人,只需要制造我所说的这件武器,兽人就会一败涂地。”
山上半天没有回音。
“难道你们忘了100年前的耻辱了吗?”
山上传来一声叹息,“年轻人,我们矮人从未忘记耻辱,但我们没有那种力量去对抗兽人,我们也不相信会有什么力量能轻易的消灭兽人。”
我扬了扬手中的图纸,“这位前辈,现在,我手中就有这种力量,这是设计图纸。如果信得过我,不妨看一下。我身上什么武器都没带,这足以说明我的诚意。”
沉默了一会儿,一个矮人出现在视野中,也难怪矮人一败涂地,正常情况下,矮人应该开着机器出来,可现在什么都没有,矮人手中只有一柄石锤。
矮人看过图纸之后,满是震惊,“这,这是什么?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破坏力。年轻人,我现在相信你说的能打败兽人的方法了。不过,这种材料我们并没有见过,恐怕做不出来。”
“不用担心。蒂亚,把附近的铁矿标记出来。”
“好的,这块地区的铁矿资源非常丰富,已经投影出来了,稍后你在地图上标记出来给这位前辈。”
“前辈,这种资源其实你们石炉堡就有,这种东西叫铁,需要用镐来开采,稍后我会把开采方法告诉你。”
“好好好,年轻人,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
我自言自语:“石炉堡,听着总是感觉怪怪的,以后就改成铁炉堡吧。”
……
半个月后,足够数量的机器人制造出来了,我将其命名为战争机器,这种机器需要人在上面操控,不过由于战争机器本身就比较高,除非是弓箭手,否则很难对上面的人造成伤害。
我留了个心眼,缪海梅制造是分步骤来的,最后一步组装由我完成,除非有人拿到图纸,否则就算零件全部造齐,也没有办法组装起来。同时,上面还有个很隐蔽的自爆遥控按钮。
战争很顺利,兽人一触即溃,撤回了大本营情锁歌曲。人族本来想一举灭掉兽人,被我制止了。毕竟这不是人族本身的力量,我参与其中本来就有点违反规则。
八、人心不足蛇吞象
战争打完,我准备去向大祭司告辞,顺便跟她说下销毁战争机器的事。
走到大祭司的住处,我听见有人在里面说话,蒂亚翻译给我听。
“可恶,为什么要阻止我们灭掉兽人!”
“族长,不要生气,神使有他自己的考虑。”
“屁的考虑,兽人欺凌我们这么久,就应该一鼓作气把兽人干掉。”
……
“对了,大祭司,你说,要不我们把神使干掉,夺取他的技术。”
“不可,族长。神谕说了,神使也可以带来灾难。”
“有何不可?他也是个普通人,况且我们手中还有战争机器。”
“……”
“就这样吧,我们先把兽人给灭了,再把神使干掉。”
我冷笑,收拾好东西,离开了。
当人类开着庞大的机器踏入兽族领地的时候,我果断的按下了遥控器上的自爆按钮。机器爆炸了,失去了机器的人类沦为了兽人的食物。
听着人类的惨嚎声,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纵有读心术又怎样,有智慧又怎样。人心不足蛇吞象,小心不但没把象吞掉,反而被象撑死了。
最后,人类元气大伤,只有少部分人逃了出来。
踏上飞船,我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以后还会时常想起那漂亮的女孩。那么漂亮的女孩,怎么偏偏有一个这么贪婪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