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后嘴巴为什么要放铜钱?!看完一身冷汗...-缅甸华文网

"老大,这个点不能再往下挖了,你过来来,这底下全是红壤!"
"红壤?"听到猛狗的话,我心头微微一惊。
我叫闵超辉,带领兄弟六人做掘地虫,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盗墓人已经有将近十年时间了,十年时间还是第一次遇到眼下这种情况。
"老大,浑条子和光嘴上面沾上的泥土确实是红壤,也跟老辈们传下来的禁忌里所描述的一模一样。红色泥土带着像鲜血一样的腥味,应该是受到了阴气的侵蚀,这下面的墓地肯定是凶坟。如果继续掘墓,恐怕会有危险!"
二哥的话音落下,蹲在我身旁的老杨就一边吧嗒着烟嘴,一边说道:"老大赵本六,我们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开张了,我们可以等,可是黄山和黄河的老娘不能等,要知道这人现在都已经躺在医院了,就等着钱做手术了!"
"老大,最近上边风头越来越紧了,藏着宝贝的冢子也越来越少了,这个墓四周荒凉,而且看墓地的走向,还是一口难得的大墓。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这里,如果就这样白白放弃的话,我觉得有点不甘心。"
"老大,大力说得不错,禁忌我们的确应该避讳,可是红壤凶坟这种事情很少遇到,我的建议还是继续掘坟。到时候进入墓地,墓中掌灯,看情况再做决定吧。"
我架不住众人的游说,看了黄山和黄河一眼,我最后咬着牙,重重的点了点头。
"继续掘坟,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兄弟七人一起担着!"
做我们盗墓这一行,最关键的有两点,第一是找墓,我们叫寻眼。第二是打盗洞,我们叫定点。我们兄弟七人,寻眼和定点都是好手当中的好手。所以拿定注意继续掘坟之后,我们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成功的掘出了一个宽约八十厘米,深约三米香港亮碧思,笔直向下的盗洞。
一个小时候以后,用两只老鼠做完测试,确定洞中没有异常。我带着猛狗、二哥还有大力,沿着盗洞下到了墓地中金隅景和园。
下到墓地中,第一感觉是冷,就好像突然来到了冰库当中。第二感觉好像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我们,苏拉文雅令我们感到了毛骨悚然。
壮着胆子,穿过了一条长长的通道,我们来到了一扇冰凉的石门前。重重的推开石门,石门被推开就有一股腐败的味道传到了我们的鼻腔中。我们戴上了事先准备好的口罩,最后举着火把,来到了一间昏暗的墓室中。
在墓室的东南角插上了一根红色的蜡烛,等到红色的蜡烛燃起了橘红色的火苗。我们才松了一口气,打量四周。
墓室的面积有一个标准的篮球场大小,但是有点出乎我们的预料。墓室当中没有任何的陪葬品,只有一个大红色的棺材被摆放在墓室的正中央。
"没有小黄鱼、也没有瓷瓶子,咱们这一趟白来了?"
"按照墓地的走势和古墓的空间来看,这应该是一尊大墓啊。另外,这墓没有被盗过的痕迹,可是墓中也没有陪葬品,这着实有些诡异。"
?"三个月没有开张了,这两天黄山兄弟的家里面催得紧,我看还是开棺吧,棺材里面兴许会有好东西。"
二哥的话音落下,众人的视线又落在了我的身上。
"大力盯着蜡烛,二哥、猛狗负责开棺。"
我的话音落下,二哥和猛狗对视了一眼,然后分左右走到了红木棺材前
"老大,有点不对劲,这红色棺材是柳木棺材。柳木属阴,用柳木做棺材这是在锁魂啊!"
听到二哥的话,我走到了红色的棺材前,仔细打量了片刻,然后皱着眉头说道:"棺盖上面没有棺材钉,棺盖也没有盖紧,这说明紧亡人没有入殓,开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说完话,我看了二哥和猛狗一眼,振声说道:"开棺!"
二哥和猛狗手上同时用力,本来就松动的棺材盖瞬间就被打开。
棺盖打开,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棺材当中没有亡人的枯骨,只有一副银白色的画卷孤零零的躺在柳木棺材中。
在众人的注视下,我弯腰从棺材当中将画卷拾了起来,打开画卷一角,一名身材婀娜的美女,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画中的女子被画得惟妙惟肖,她的脸蛋清纯美丽,身材凹凸有致,可让我感到有些不解的是,女子身上不着寸缕。
我的视线又无意识的落在女子高耸的胸脯上,盯着对方饱满的胸脯,瞬间就感觉有一道电流从我的全身流淌而过,跟着我浑身充血邪王的玩宠,变得异常的燥热。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正准备将画卷合上,忽然,我的眼角余光看见,美女图上的美女好似冲着我微微一笑。
也就在这个时候,大力略显惊恐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中。
"老大,不好了曾近荣,蜡烛的火焰变成绿色了,按照老辈们传下来的经验判断,墓室当中可能有厉鬼出没!"
传说,人的身上有三团阳火,一团阳火在头上,两团阳火在肩上,阳火一灭,就元神俱毁。
在墓室东南角所点的蜡烛燃烧出来的橘红色火焰,实际上就是盗墓人身上阳火的替身,如果蜡烛熄灭,那就代表墓里面有邪物害人,能够威胁到人身上的阳火,需要用最快的速度逃出坟墓。
如果蜡烛的火焰没有熄灭而是变成了绿色,那就说明墓地当中阴气太重,浓稠的阴气甚至能够影响到阳火。阴气重,也说明一个问题,说明墓室当中可能有厉鬼存在。
我带着兄弟们盗墓十年,大大小小的古墓去过不少,遇到过大粽子、也遇到过毛肉干,但是厉鬼却是第一次遇到。
老辈们口口相传,厉鬼隐藏在黑暗中,能够潜伏在人的身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害人性命,这比大粽子和毛肉干要厉害许多。毕竟,大粽子和毛肉干是实打实能够看见的东西。
"老大,现在怎么办草帽警察?"猛狗轻轻的扯了扯我的衣摆,满脸是汗的对着我低声说道。
这时候,蜡烛燃烧着绿色的火焰,将整个墓室映照成了一片绿色,看上去异常的阴森和恐怖。
"老大,这墓室里面只有一幅软片儿,为了不得罪厉鬼,要不我们把这软片儿放回去?"
二哥话音落下,不等我开口说话,猛狗又凑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老大,不太对劲,你看地上的大红棺材!"
听到猛狗的话,我扭头朝着棺材看去,只见原本敞开的棺材,现在已经自动闭合。看上去就好像我们刚才没有动过棺材一样。
"棺盖自动闭合,看来墓主不想拿回我手中的画卷,既然如此,这画卷我们先收下。"
"可是。水上魂斗罗。。。。。"
不等二哥把话说完,我就摆了摆手说道:"把这幅画卖了,能换成救命的钱,我们赌一赌。赌,这座古墓里面的厉鬼不会害我们的性命。"
"大力,你把蜡烛灭了,二哥,带上这幅画,你们三个人先撤来凤百姓网,我来负责断后,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敢近我闵超辉的身。"
话音落下,见到三人不为所动。我低声喝道:"我找人算过,我能活到九十岁女乔丹,区区厉鬼难道还能帮我改命不成!你们三个要是把我当成老大,就赶快滚蛋。"
大力、二哥还有猛狗了解我的脾性,所以他们也不再过多的坚持。对着我道了一声小心,三个人就穿过半开半合的石门至尊鸿蒙,离开了漆黑的墓室。
确定三人走远,我才冲着棺材所在的方向抱了抱拳轻声说道:"哥几个有难处,借您老人家的一样东西应应急,你老人家若是不愿意,还请开口道一声。你老人家若是不说话,就当你垂怜哥几个。事后,你若是还来找我们麻烦,就是你老人家不够仗义。"
四周一片漆黑,安静得落针可闻。
也正是因为黑暗和安静,我听见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冷汗更是不自觉的打湿了我的衣襟。
"你老人家没有出言反对,看来是真的垂怜哥几个,既然如此,借您老人家的东西,我们就先拿走了。以后清明中元,我要是想起您老人家,一定会替你烧纸祈福。"
说着话,我慢慢的朝着石门所在的方向退去,直到穿过石门,来到了通道中,我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踩着绳子,沿着盗洞钻出了墓地,我才深吸了一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仰面躺在了干燥的泥土上。
在墓地当中虽然没有见到厉鬼,也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但是一直神经紧绷,依然耗费了我大量的力量。
"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我重新坐直了身体,冲着猛狗等人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墓室里面除了这一幅画卷,没有任何的陪葬品,我估计就是一座空墓,蜡烛的火光之所以变了颜色,兴许是因为墓室里面的空气不干净。这件事情过了就过了,大家用不着大惊小怪了超级禽兽。"
"老大,有一句话,我现在必须讲!"
见到老杨拿着画卷,一本正经的站在我的面前。我眉头微微一皱,道:"说吧!"
"老大,这画我拿到手上还没有来得及打开,但是这画入我的手,我就感觉到了这画的材质有点特殊。"
"老杨,这画的材质能有什么特殊的?难不成它还镶了金,镀了银?"
老杨白了说话的猛狗一眼,回过头来望着我低声说道:"老大,这画的材质是人皮,而且是女人的人皮。"
"老杨,你不会看走眼了吧?这画的材质怎么可能是人皮?"
"猛狗说的不错,人皮保存不了太长时间,如果这画的材质真的是人皮,估计早就已经腐烂了。"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我绝对没有看走眼!"老杨掏出手电筒,将手电筒的光芒对准了手中的画卷。
"你们都过来看一看,仔细的看看这画卷上的纹路今日天下通,你们觉得画卷上的纹路像什么?"
听到老杨的话,我顺着手电筒的光芒视线落在了画卷上,认真打量片刻之后。我皱了皱眉头,沉思了片刻才对着老杨说道:"这画卷上面的纹路,看起来有点像活人皮肤上面的纹路。"
"不错!"老杨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画卷上的纹路和人体皮肤上的纹路几乎一模一样,另外画卷的材质细腻,摸上去的手感也和抚摸人体的皮肤一模一样。最为重要的是,你们看画卷的边缘,从这幅画的切割部入眼,我能够保证这就是人皮,而且是一张少女的背部人皮。"
"至于人皮如何保存,你们几个空了可以回去多翻翻书,参考一下藏地的人皮唐卡。"
老杨话音落下萨钢云,黄河就在一旁轻声说道:"人皮做的画卷,太诡异了,结合一下红壤、柳木棺材还有烛火变绿。我觉得这一副画,会给我们带来霉运。"
"我们是掘地虫,我们从墓地里面拿走的东西,都是死人的东西,那一件不带一点晦气?"
"二哥说得不错,只是不知道这幅画画的是什么东西?"大力摸了摸下巴,又轻轻的撞了撞老杨的肩膀,然后饶有兴趣的对着老杨说道:"打开看一看,让我们开开眼界。"
老杨当着我们的面,慢慢的打开了人皮画卷。
"我去,古代人也不讲究啊,这画竟然涉黄!"
"七个美女,被画得惟妙惟肖,每一个都有摆出不同的姿势,最关键的是这些女人全部光着身子,这完全有悖于我国古代的画风啊。原本我还以为这应该是一幅山水闲情画。"
"先不管画风的问题,我想说,这画也画得太好了吧,这七个光着身子的女人看上去简直就和照片一样啊。她们也太美了吧,比之所谓的女明星漂亮太多了。你们注意看这身段都市大巫,注意看她们的表情,这简直就是在诱惑人心啊。"
画卷上一共有七个美女,每个美女都长得国色天香,她们被色彩勾勒得惟妙惟肖。有的站着,有的蹲在地上。有的面若桃花,有的看上去就像是一汪淡淡的清水。
她们都光着身子,性感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我们的视线当中。饶是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淡定的人,此时也牢牢的被画卷上的内容所吸引,身体的某个部分更是不争气的起了反应。
"我怎么感觉,这七个美女不是被画出来的?"黄河抓了抓自己的脑袋,颇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接着说道:"我感觉她们七个好像是七个活人,是自己不小心走到了画卷里。"
"你小子说得太邪乎了!"猛狗白了黄河一眼原装进口有机奶粉,就伸手朝着其中一个女人的胸脯摸去。当他的手指碰触到女人高耸的胸脯时,突然尖叫了一声,闪电般的将手指收了回来。
"怎么了?"见到猛狗收回手指,还一脸后怕的后退了三步,我皱了皱眉头,踏前两步抓住了猛狗的手臂。
"老大,我刚才好像产生幻觉了?"
"什么幻觉黄世勇?"
"我刚才好像真的摸到了女人的胸脯,绵软软的,暖洋洋的,手感不要太好不要太逼真。"
"滚蛋,你个色痞子!"我朝着猛狗的老二象征性的踹了一脚,又回到了老杨的身边,对着老杨说道:"老杨,你看这画的左下角,写着好多红色小字,看看这些字的内容都是什么?"
"唐进德卒、李明义卒、徐文峰卒。。芈琰。。。。。"
老杨一口气念了二十一个名字,然后慢慢的抬起头来对着我问道:"老大,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是图画的落款?"
"卒的意思应该代指的是死亡,这些人的名字出现在画卷上,也许是为了纪念他们,他们的死亡可能与这幅画有关。毕竟,这幅画上的内容有违伦理,在封建社会里这属于乱纲常,是要。。。。最牛古董商。。"
然而,不等我把话说完,猛狗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咦,难道你们这么多人就没有发现,我的名字也在这幅画卷上三品废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