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发声:对知青进行经济补偿,不能再拖了!-红海天下事

上海市人大代表李飞康发言:
有关部门公布的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王牌法神,没将“还旧债”的问题列入其中。“还旧债”,是指部份群体因种种原因,自身利益受到损失后,有关部门给予经济补偿。
当年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总裁别胡来,到1979年结束时宗文瑞,由于当时的各级人群,也包括知青自己,对这事的认识都很模糊。
正因如此,压片机模具有关部门也不可能想到要为蒙受苦难的知青群体予以经济补偿;知青及他们的父母当时也仅仅是满足于能返城就行,根本也不可能想到经济补偿一类要求。但是,当时没有想到不等于以后不会想到。
从1968年开始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至今已有45年了。当时,很多城市的六六、六七届初高中学生,除部份去了工厂,将近一半去了农村。
尤其是六八、六九届初高中学生,无论是刚成年的或是未成年的,以“一片红”的形式,全都被上山下乡了。
在国家需要之际,知青以上山下乡的方式,为社会的稳定承担了义务。一些研究当代史的专家指出:没有老三届学生的上山下乡,当时的城市、社会将会更乱。
仅就这一点来讲,知青是有功的。
在老少边穷地区的十年下乡期间,恶劣的工作环境、繁重的体力劳动,给知青的健康、尤其是对一大批未成年人的健康造成了大的伤害。李蕴桥
知青在农村戈壁水世界,看病吃饭的钱;甚至连回家的路费都要靠父母资助。当时所遇到的困难,都由知青的父母承担了。
一贫如洗的知青回城后,没有受过系统教育、没有一技之长,在后来的又遭遇了失业的命运。
知青的生活经历太公分猪肉,电影电视剧和小说中都有反映科兴插班生。那些故事那些细节,基本上是真实的。不堪回首的这一段历史虽已过去,但过去了不等于就没事了。
现在,知青期待经济补偿,就是对 “分配讲公平”对“还旧债”的理解百巧千穷,有关有责任回应知青的呼声。
有关部门之前做了不少为纠错而埋单的好事,如“将知青在插队期间的务农时间也计算工龄”就是其中一例,但这是不够的。
知青在农村中遭受的苦难,绝非那些“农家乐”式的、花花草草的回忆录所描述的那样。
如今,贡献了美好青春的一代知青已成了老龄族一员。收入低病痛多,知青的现状让人看了心酸。
为了抚平一代知青心中的伤痛,建议采用对下乡期间的工龄进行补贴的方式,还历史欠下的一笔旧账。
工龄补贴,是对知青的实际务农时间作出补偿。
所谓实际务农时间,是指在农村、农场的实际干活时间;凡是在上山下乡期间上学参一一军的、进工厂进机关的,只要是脱离了农村、农场的,这段时间不能算作务农时间,要剔除出去。用通俗的话说,叫有一年算一年伍冰枝,有一年补一年。
提出工龄补贴的方式,考虑其简便易行容易操作,至于补多少万世三国,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其次,要向下乡时属未成年的68、69、70届初中毕业生要给予重点补偿;
更要给予在农村、农场期间因干活、或因遭遇错误处理而受伤致残的、病故的、失踪的、牺牲的知青父母一次性补偿,这一点在79年后的35年里被遗漏了。
第三,经济补偿的事项由当年知青输出地的有关部门承担。大批知青去农村后,所在的城市因此减轻了负担,是得益者。
现在,为当年的知青提供帮助也是合情合理的。
实施补偿,体现的是对劳动和劳动者的尊重,体现的是“公平、公正”的理念。
尽早的为在苦难中熬过来的一代人给予帮助变形侠医,现在是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