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之后又复活,神秘丧葬习俗-给婚姻下个套

新娘子上轿乌鸦叫,寡妇过门儿耗子闹,光棍儿娶妻黑驴嚎,生孩子门外女人笑。这是我们这儿说的四大邪性晦气的事情。
而听说我出生之前那段时间,在大晚上的时候,在院外总是会听到一个女再笑,而且是一连笑了七天,越笑越是瘆人的厉害,可等家里头的人出去找的时候,却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这事儿闹腾的家里头也是不安生,我妈也差点儿就被弄得怀胎不稳了,最后我爷爷说他去找个人,说这个人或许能够帮得上忙。
我爷爷是当天去当天晚上就回来的,去之前还提着一只鸡和一筐子鸡蛋,而且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人,是十里八村很是有名儿的一位阴阳。
阴阳到了我家先转悠了一圈儿,随后又是到院外走了走,等他回来之后,告诉我家里头的人。
说我妈怀的孩子,天生就自带招鬼引邪的气儿。他现在先想个办法,稳住这被招惹来的东西。
这阴阳让家里头准备一副新碗筷,而且还要准备三尺长的新红布,再弄两个核桃来。
我家里头的人都是按照这阴阳说的做了,随后阴阳让家里头辈分儿最长的爷爷,跟着他一块儿在晚上的时候到了院子里头。
阴阳给那新碗里头盛了清水,又是放入了那两个核桃,筷子也是被搁在碗边儿之上,将三尺红布盖在了上头。
然后阴阳跟我爷爷说,让他诚心祷告,而且是告诉他一种祝词,要是核桃在碗里头碎了的话,那就没啥事儿了,说明被招来的东西,算是放过我妈肚子里头的孩子了。
我爷爷照着阴阳说的去做,只不过很快一阵阴风吹过,只见的那盖着的红布,居然开始一点点儿的撑了起来,随后便是听得“噗噗咔咔”几声,那红布又是很快的便掉了下去。
当那阴阳掀开红布一看,竟然是碗漏了眼,筷子也都是折了,至于核桃反倒是完好无损的。
这一幕的发生,也是将我爷爷给吓到了,而那阴阳更是不住的摇头叹气,跟我爷爷说这是大凶之祸,那东西是怎样也要带走我妈肚子里头的孩子了。
我爷爷听后只能是苦苦哀求阴阳,让他再想个救自己孙子的办法,那阴阳思量再三之后,才告诉我爷爷,想要保住孙子,这家里头辈分儿最大的,就得用命换命。
至于具体的过程,是在我出生的当晚,爷爷他得走到村里头的十字路口,然后用红布蒙着眼睛,在这之前要割破自己的手腕子,到时候听到哪头有女人的笑声,爷爷就朝着哪头走。
爷爷没有丝毫犹豫就同意了下来,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我是老周家,如今第三代被怀住的第一个,原先老周家三个儿子的媳妇儿,几年都不见怀上。
这事儿也是透着古怪,也是没少被村子里头说闲话,但到底咋回事儿,也没人说得清楚,而且这阴阳在之前就被请来看过,也是找不出任何问题。
直到我出生的那晚上,爷爷是照着阴阳说的去做了,不过在爷爷离开之后,阴阳将我爸,还有我大伯和三叔单独叫了去,告诉他们一件事情。
说如果我爷爷他就此离开,永远不回来的话,那我家就啥事儿都没有山铝吧。可如果在日后我爷爷回来的话,就一定要杀死我爷爷,要不然我全家都得死!
阴阳告诉完这些之后就一直等到我出生才离开,而随着我呱呱坠地之后,一晃便是二十一年都过去了。
而不久前我才是从病故之前我爸的口中,得知了这些过往的事情。我也是弄明白了,为啥家里头始终不提我爷爷,即便是我奶奶,也根本没有说起来过。
可没想到在我爸过完了头七下葬的没几天,正在下地的我,就听到有人喊我,我抬头看了过去,发现是三叔的儿子周荣。
周荣跑过来的时候,还是上气不接下气的,脸上也是带着着急的样子对我说:“哥!爷爷回来了!你快回去看看!”
我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又是问了一句:“谁回来了?”
周荣缓了一口气对我说道:“是咱爷爷回来了!现在我爸和大伯正堵着门,不让爷爷进去,咱奶奶正闹上吊呢!”
我一听来不及问清这些事情的缘由了,直接便是抓着锄头就往回跑,可心里头却好像是翻了天一样!
爷爷居然回来了!我知道周荣现在还不知当年的那些事情,毕竟我都是在我爸快病故之前,才知道的这些的,所以他不清楚为啥我三叔和大伯,不让爷爷进家门。
至于奶奶她闹上吊,我也是不清楚里头事情,只能是回去再说了,当我跑到院门口的时候,这地方已经有一些左邻右舍的人了。
我更是看到有一个白发苍苍的佝偻身子的背影,正拄着一根棍子站在我家院门口,那一身破破烂烂的衣裳,分明看着像是一个老讨吃(乞丐)一样。
而院门里头我三叔和大伯,则是如同门神似得,就是挡在那里不让进,周围的人有再劝说的,也有在相互之间嘀咕的。
我几步走到了院门那里,三叔和大伯马上对我说:“周满九穗禾!你从院墙翻进来!”
我听后没有马上移动脚步,这时候那背对着我的身影,也是转身过来了,当看到那张苍老的脸颊之后,我还是第一时间就看出来熟悉的地方,卡农故事那是老周家脸!
而这个老人眼圈泛红,也是死死的盯着我,嘴唇也是哆嗦的厉害,我现在也是心里头难受的厉害,想要对他说上一句话,可又不知道说啥好。
不过大伯立马对着我喝道:“快点儿进去!你奶奶正闹腾呢!”
我听后又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老人,便是马上翻墙进到了院子里头,直奔着屋子当中过去养蚕的过程。
那门顶上头有根大绳圈,看到这东西的时候,我心里头“咯噔”一下子,马上就冲进了屋子里头。
当看到拿着菜刀放在自己脖子上的奶奶时候,我稍微的松了一口气,而在奶奶的身边儿不远处,我妈和大娘,还有三婶子正劝奶奶。
当奶奶看到我的时候,直接眼睛都是一亮,对着我便是哭喊:“满娃!你爷爷回来了!黄杏初咱不知道我那两个儿子为啥不让他进来,可你不能不让你爷爷进来啊!他可是救过你的命!”
我也是不由的哽咽起来,急忙对奶奶说:“奶,你把刀先放下了,我这就让爷爷进来!”
奶奶她却没有放下菜刀,而是继续大声叫嚷:“你让那两个不孝子过来!亲口跟我说让你爷爷进来!不然奶今天就死在这儿!”
我一看急忙转身又是跑了出去,到了院门我三叔和大伯那儿之后,马上将屋子里头的事儿跟他们两个低声说了。
我大伯和三叔听后,也只能是先将门关上了,和我一起往屋子里头走了进去。
大伯和三叔刚一进去之后,奶奶就大声喝道:“都给我跪下!你们这两个不孝子!你爹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还不让他进来!你们到底安着啥心!难道到死也不让我和你爹见面了!”
大伯和三叔赶快跪下来了,我妈还有大娘,以及我三婶也是紧跟着跪下,我当然也是不例外了。
这时候我大伯开口说道:“娘!不是儿不让我爹进来唐琳璐,是有件事情您不知道。”
我奶奶立马便是怒道:“啥事儿!你跟你娘说说!”
于是我大伯马上便将那阴阳当年只告诉大伯和我爸,以及我三叔的那事情讲了出来。
在大伯说完之后,这屋子里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而且静的是有些可怕,连喘息的声音都是没有了。
过了片刻之后,我奶奶手中的菜刀滑落掉地了,人也是向着后头倒去,大伯和三叔立马起身扑了过去,然后抱着我奶奶便是往外跑。
我一看这是奶奶背过气儿去了,也跟着一起跑了出去,不过当我们冲到院门外头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爷爷的身影。
等我从村里头那老村医回来的时候,才是从我妈那里知道,我爷爷去村子祖祠待下了,这也是之前围在我家院门外那些人说的。
我妈这时候看着我说:“满娃,再怎么说你的命也是你爷爷救下来的,等到了晚上的时候,你去祖祠瞅瞅你爷爷,带上些吃的和被褥过去。”
我听了之后用力点头,嗓子眼也是有些发涩,心里头堵得也是厉害,我妈又返身进了屋子里头,不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手里头拿着用一块儿布包起来的东西。
接着我妈又跟我说:“这东西你拿好了,这是你爸留给我的,是当年那阴阳给你爸的东西,要是你去了祖祠,你爷对你有啥不利的话,就用这东西扎破他的皮就行了。”
我伸手接过我妈给我的玩意儿,打开那布一看里头,居然是一把跟我手掌一样长,中指一样宽,通体黑灰色匕首似得东西。
细看的话那上头,还镂刻着一些古怪的玩意儿,瞅着就像是鬼画符似得。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拿着一些吃的和被褥,便是往村里头祖祠过去了,刚到了祖祠门口的时候南弦月,突然就听到从里头,居然是传出来一阵“曲儿”来,而且极为的婉转动听。
我心道这祖祠里头,难不成还有一个女人不成?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将那黑灰色匕首似得东西拿了出来。
随着我拿出这东西的瞬间,那祖祠之内居然安静了下来,我迟疑了下后,才是拿着东西走了进去。
我们村的祖祠,分为了前屋和后堂,这前屋里头是漆黑一片,好在我对这里极为的熟悉。
在适应了下这里的黑暗之后,我才是走进后堂,这里虽然昏暗,但还是有一点儿光亮的,是一盏老式的煤油灯再散发着光,而在墙角里头窝着一个身影。
那身影挪动了下身子,接着很是费力的问道:“谁啊?”
我将东西放在了那张破烂的八仙桌上,忍着心里头的那种难受劲儿说:“我是周满。”
墙角处的身影反应更大了起来,看样子是想要挣扎的起来,并且嘴里头念叨:“周满……满娃”
我见状想要过去,但却没有迈开脚步,直到那墙角的人自己站了起来,并且是步履蹒跚的自己走了过来。
甚至差一点儿就摔倒了,我忙是伸手扶住了他,但却感觉到那衣裳之上,紧贴着骨头的胳膊,这让我心里头又是一酸。
而如今站在我面前的老人,却是带着笑,虽然眼里头也是泛着泪花子,可嘴里头却念叨:“好孩子……好娃。”
我急忙扶着他坐到了那烂凳子上,又是将手里头那黑灰色匕首,收入到了袖口里头,对他说:“这是我妈让我送来的东西,是一些吃的和盖的。”
那被我抓着胳膊的老人明显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子,不过他只是低声说:“好,好。”
我将自己的手拿开了后,又看了看面前的老人,有话想要说出口,可却就是说不出来,只能是跟老人说:“那我先走了。”
当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喊我的声音:“满娃,你能不能……叫一声爷让我听。”
我浑身都是一震神皇弃少,停在那里片刻之后,但还是叫了一声:“爷。”
叫完了之后,我就离开了祖祠,到了外头之后,却不由的开始哭了起来,亲人在前却不能相往,这种痛苦只有经历的人,才是深有体会的。
我出了祖祠之外,站在那里片刻之后,才是往我家的方向走去,但走了没有几步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有个人影,而且我瞅着那背影,实在是觉得眼熟的厉害!
但同样我是手心开始冒冷汗,脑瓜皮子都是有些发麻了起来,因为那前面的人,不管是走路的习惯,还是那让我根本忘不掉身影,分明都是跟我爸一模一样的!
我悄没声的跟在前面那身影的后头,发现他居然是往我家那里走去的,不过我家要拐一个弯,等我过去的时候,那前面的身影已经是不见了!
站在自家的门口,我心里头却是极为不平静,因为我现在大致可以确定,刚刚那个身影,应该是我爸无疑了赢众通。
回到家里头之后,我到了我妈的屋子里头,将去了祖祠的事情说了一下,至于看到那像是我爸的事儿,我自然没有跟我妈去提了。
这一夜我也是没有怎么睡好,转天一早的时候,我便叫上了周荣,跟我一起去了祖坟那儿,周荣也不知道啥事儿,不过这小子对我的话那是非常听的。
我和他到了祖坟,我便是转悠到了我爸的坟头那儿,在我到了走到了后头的时候,就看到那里竟然是出了一个口子!
而且看起来那口子,居然是从里向外被扒出来的,我心里头是咯噔一下子。
周荣也跟了过来,他也是看到了,直接便是叫了一声“啊”,然后对我哆哆嗦嗦的讲:“哥,二叔这坟被盗了?”
我没有跟他谈论这个,是为了不吓到他天湖女侠,而是对他讲:“你回去把大伯和三叔都叫来,其他人千万不要让知道了,尤其是奶奶,她经不住太多折腾了。”
听了我的话之后,周荣立马便往回跑,我则是待在这里等着,过了有一会儿之后,我三叔开着三轮车过来了,我大伯和周荣他们俩,也都是从上头下来了。
我大伯和三叔一看我爸的坟窟窿之后,也都是各个面色大变,我大伯一把将我拉到了一旁后说:“小满,这事儿千万别跟你妈和你奶奶说。”
我听后点头,接着我大伯又问我:“你是咋想起来过这儿看坟的?”
我便把昨晚看到那背影像是我爸的事儿说了一下,我大伯听后面色更是发白,他又把我三叔给叫了过来说道:“老三,你先回去了,别让咱妹子和娘,把咱爹给弄进家里头去。”
我三叔“嗯”了一声,便让周荣跟他先回去了,我大伯又是对我讲:“小满,现在你爷爷回来了,虽然没进咱家,可黄阴阳说过,你爷爷回来之后,咱全家都得死!咱不能真的杀了你爷爷,最多是不让他进家门,可现在你爸这儿出了这档子事儿,得去找黄阴阳了,要不谁也不知道还会出啥事儿。”
我听后便明白了大伯的意思,于是直接应道:“大伯,那我去找黄阴阳。”
大伯他伸手拍了拍我肩膀道:“那你现在就动身,那黄阴阳现在家在镇里头,你坐跑村车去,最好是今晚就回来!”
我和大伯在这儿分开之后,在路口等了一会儿,就坐上了跑村车,不过到了镇上的时候,已经是快要中午了。
不过我也是顾不上吃啥东西,就往黄阴阳家过去了,到了他家的时候,我敲门之后,出来的是一个比我看起来小上一两岁的女孩子。
我直接就跟她说要找黄阴阳,那女孩子一听之后,便笑嘻嘻的说:“你是周满吧,我爷爷说你肯定今天会过来。”
我心里头虽然惊讶,不过还是跟着这女孩子走了进去,到了屋子里头的时候,却看到一个八十岁左右的老头,居然是坐在轮椅上头。
这老头应该就是黄阴阳了松雷中学,于是我将路上买的烟酒放下了,便说道:“黄大爷,您既然知道我来,应该就知道出啥事儿了,我想请您帮一下我家。”
轮椅上的黄阴阳叹了一口气说:“死人出坟,活人入地;阴阳倒颠,满门无周。”
我听得稀里糊涂的,站在轮椅旁边儿的那女孩子,直接对我说:“爷爷这是给你出的‘批点’。”
黄阴阳又叹了一声说:“我现在这样子了,也不能跟着你过去了,就让小翠跟着你回去。”
小翠?我看向了黄阴阳轮椅旁边儿的女孩子,而此时那女孩子满脸喜色,对着黄阴阳说:“爷爷,您让小翠出师了!”
黄阴阳则是语气严厉的道:“这事儿要是解决了,你就算是出师了,要是解决不了,那以后黄家就没有阴阳了。”
我一听这爷孙两个的对话,又是看了一眼那叫做小翠的,只觉着头大,忙是对黄阴阳说道:“黄大爷,我要不雇上一辆车,把你给直接拉过去。”
黄阴阳却笑了笑道:“事在人为,我过去也不见得会比小翠帮的忙多。”
当我和那叫做黄小翠的出了她家之后,我仍旧是觉得心里头没底,甚至我都想要直接将黄阴阳给强背上了,给直接的带回家。
而且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这个黄小翠,居然抱着一条一看就没断奶的小狗,我真是怀疑她到底是去玩儿的,还是去解决我家事情的。
但我又不好说什么,在回去的路上,黄小翠却问东问西的,兴奋的厉害,可我哪里有这种逗闷子的心思。
我和黄小翠下午回去后,我就从等着我的周荣那里,知道了我姑和我奶两个人,居然是将爷爷接回到家了!
我姑说是不能让我爷爷这么大岁数在外头受罪了,而且这么下去,也是让村子里头笑话。再者原先那先都是迷信,这都过去多少年了,我姑说能不能信都是两回事儿了。
这事儿我奶奶也是没有说什么,一副默认的意思。我大伯和我三叔,因为我奶奶和我姑寻死觅活的。也是没敢再拦着,怕再出了什么幺蛾子。
不过我大伯和我三叔,让我爷爷先暂时住在了另一个屋子里头,结果我爷爷刚住进家里头不久,就听说我家那条活了将近十年的老黄狗,居然就是死掉了,而且临死之前,还冲着我爷爷住的那屋子狂吠了一阵。
这事儿是弄得家里头人心惶惶的,我带着黄小翠,和周荣进了家里头,就看到我大伯和我三叔,都是站在家门口愁眉不展的抽烟。
屋子里头却隐隐的传来了哭声入睡的维纳斯,这时候我大伯和我三叔,也是看到我了,大伯扔掉了手里头的烟头子,直接的走了过来。
大伯问我:“黄阴阳呢?你没请过来?”
没等我说话的时候,黄小翠就直接说道:“我爷爷身体不好,没法子过来了,他就让我跟着过来了。”
我大伯往黄小翠那里惊讶的看了一眼,随后又是看向了我,正当我要说话的时候,突然从西边儿那间屋子里头,传出了“梆梆……”连着七声响来。
然后我就听到正屋里头,传来了几声女人的尖叫,哭喊着“娘”,我心里头直接一沉,跟着大伯便是往里头跑。
不过最先跑进屋子里头的,反而不是我家任何一人,那黄小翠我只见的她身影一晃,便是进到了门里头。
并且伴随着黄小翠一声轻喝:“别动!”
当我跑进屋子里头,着急忙慌的去看的时候,我妈我三婶,还有我姑三个人,全都是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的。
黄小翠则是正打量着奶奶福建校讯通,我大伯这时候喊道:“都愣着干啥!赶快把你奶弄到老张头那儿!”
大伯说的老张头,正是村子里头的老村医,可正当我和周荣要过去的时候,黄小翠又是说:“都别动!你一动老太太的魄就真的散了!”
我听得糊涂,急忙是对黄小翠说:“你说啥呢?”
旁边儿我大伯也是没好气的道:“一个丫头片子懂什么!周满周荣你们俩快点儿!”
结果黄小翠是将手里头抱着那小奶狗往地上一放,伸手拦着我们说:“刚刚你们听到那七声响了吧,那叫做‘散魄音’,年岁越大越再要是琐事儿烦神的话,就更容易被散了。”
被黄小翠这么一说,我也是立马想起来,刚刚从西屋响起的那“梆梆”七声响来,刚才一着急进来,这事儿倒是给抛在脑后了。
我看向大伯去,带着不安的问:“大伯,那西屋里头住的是?”
我大伯脸上阴晴不定的,沉声对我说:“你爷爷。”
本来我就已经猜出是谁了,可得到大伯的证实之后,心里头还是“咯噔”一下子。
而我大伯则是转身就往外走,这时候黄小翠直接叫住我大伯问:“伯伯,你要做什么?”
大伯他应道:“把他爷爷弄出去。”
黄小翠却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伯伯我劝你还是别这么做。”
我大伯站在那里没再往出走,我急忙问黄小翠:“你有啥办法,别让我奶魄散了?”
黄小翠她问:“谁知道老太太的生辰八字?”
我妈这时候马上说了出来,黄小翠点点头道:“再把老太太姓名告诉我。”
接下来这黄小翠便是忙乎了起来,又是用我家剪刀剪自己带着的黄纸,又是用她带着的炭笔,往那用黄纸剪出来黄纸人上写东西。
接着黄小翠让我家找三根蜡出来,不过家里头正好没有,周荣是跑出去赶快买来了三根。
这黄小翠在奶奶的头前三尺和肩膀两处,将那三根蜡烛摆上点着了。不过在这之前,黄小翠曾用自己带着的一根细长的针,扎了奶奶的右手中指,取了一些血富贵春深。
又是分别涂抹在了三根蜡烛上和黄纸人上,而且是往那黄纸人从头到裆那个直线下来的七个位置涂了七次。
这黄纸人又是被黄小翠,置于三根蜡烛七尺之外,随后我便是见到了极为惊奇的一幕来,那黄纸人嘴巴之处开讲啦吴京,居然是有若不细看,都无法看到的气,正在一进一出似得。
黄小翠做完这些后,抬起葱白似得手腕,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后说:“过七个小时就行了,留下一个人守着就行。”
我现在对于这黄小翠,虽然还有些怀疑,不过她这番举动,已经打消了我许多的忧虑了。
到了屋子外头之后,黄小翠往西屋看了过去,我也是盯着西屋那里,心里头实在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这时候我大伯他们,也是从屋子里头走了出来,我大伯明显比之前客气的对黄小翠说:“丫头,你那会儿说请神容易送神难,那你想个辄,帮我们把这尊神给送出去了。”
黄小翠却摇摇头说:“我现在送不走,就是我爷爷来了也送不走。不过我能让他不出来,只要他不出来,过上七天的时间,他不走也得走了。”
说完这些后,黄小翠将一直跟着她的那小奶狗抱了起来,径直的走到了西屋那里,然后便将那小奶狗放到了门口之处。
小奶狗奶声奶气的对着西屋叫唤了几声,黄小翠拍了拍那小奶狗的脑袋之后,便朝着我们走了过来,到了我们跟前儿之后,对我们说:“别饿着了。”
我大伯马上说:“丫头放心,肯定把你的狗喂好了黄翠珊。”
结果黄小翠却说:“伯伯,我是说屋子里头的。”
我大伯听后迟疑了下这才是点点头,黄小翠又说:“咱们去坟那儿吧。”
可她这么一说后,并不知道我爸那坟事情我妈,还有三婶和我姑,都是诧异的看了过来,我妈更是一副不安的样子问:“啥坟?”
我正要说话的时候,我大伯已经是先开口说道:“就是祖坟,我那会儿让周满请黄阴阳,就是为了看看祖坟,是不是那儿出啥毛病了。”
大伯说完这话后,我妈又往我这儿看了过来,我也是跟着点点头,一副就是这原因的样子。
我大伯又是马上招呼我,还有三叔跟周荣说:“走,咱们跟着丫头过去。”
等我们拿着铁锹镐头出了家里头之后,我才是对黄小翠讲:“你千万别再除了我们之外其他人面前说坟的事儿了。”
黄小翠“嗯”了一声,大伯也是插话:“丫头,这事儿我们没让周满他妈,还有家里头的女人知道。”
黄小翠又是点点头,我们也就没再多说了,三叔看着三轮车拉着我们到了祖坟那儿,然后我们拿着铁锹镐头啥的,便是直奔着我爸的坟过去了。
而黄小翠并没有让我们马上动手,而是先看了看,接着又是伸手,将那坟头后面那窟窿土捻起来一些,放到了鼻子底下闻了闻。
我就看到黄小翠的眉头,是慢慢的皱了起来,这让我的心也是跟着揪紧了起来。
当黄小翠将手里头的土,慢慢的又洒在地上的时候,我这才是问她:“咋样?有啥问题没?”
黄小翠凝视着我们问:“当时下葬的时候,你在不在?”
我应道:“我在啊,我大伯和三叔金色的脚印,家里头的人都在。”
大伯这时候也是跟着问:“丫头,咋回事儿?”
黄小翠声音都比之前要重了一些的说:“我没闻到死人的味儿。”
大伯他马上说:“那啥,应该是放了防腐那丸子的过,就是入地七七四十九天,这尸首也不会腐烂的,没味儿也正常。”
但是黄小翠却摇摇头说:“不是死人尸体腐烂的味道,我说的是死人的味儿,人死之后身体之上的味道,是跟活人不一样的。”
黄小翠的话,让我不由的和大伯他们对视了一下,黄小翠这说的就有些吓人了,难道说我爸他没死?可要是一个人没死的话,不吃不喝躺在棺材里头七天时间,那是怎么熬过来的?
还有被埋在这地里头,没有氧气又是怎么活的?而且还要从棺材里头挖出一条道来跑出来?
这种种的不解,即便是黄小翠也是没法子给个说法,所以我们也只能动手了挖坟了。
等我们挖出棺材的时候,又是将棺材给用绳子吊了上来,这一番折腾,也是把我和大伯,还有三叔和周荣都给累的够呛。
歇了一会儿后,我们又是把棺材盖子给撬开了,发现这棺材里头的确是空荡荡的,其实那会儿通过那棺材左侧,那个窟窿就已经可以看到了。
但还有一件诡异的事情,那就是你这棺材左侧的那个窟窿,真的是非常的小,甚至我觉着想要从那么小的一个窟窿里头出来的话,除非是一条成年的土狗那么大,一个成年人根本没法子从那么点儿的窟窿里头钻出来的!
我看了一下我大伯他们三个人,脸色都是非常的不好,想来我也好不到哪儿去的。
黄小翠把那口棺材也是看了个遍,然后她取出一把刀子来,开始将那棺材左侧窟窿四周刮了一下,那粉末都是被刮入到了她的手绢里头了。
接下来黄小翠又让我们哈曼丹,把棺材重新放了回去,又是给填上了土,把坟整的跟原先差不多了。
回去的路上,黄小翠居然一言不发的,这可跟她那会儿来的时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一样。
看她这样子,我也就没有多问啥的,而黄小翠则是不时的拿出那手娟来,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闻一闻,不过每闻一次她眉头就皱的更深一次。
就在三叔开着三轮车,快要到家的时候,黄小翠突然的喊:“咱们掉头回去!”
我大伯则是诧异的问:“丫头你说啥?”
黄小翠再次的说:“咱们现在掉头回去!”
三叔他也是停了下来,扭头问黄小翠:“咋又要回去?”
我和周荣也是不解的看着黄小翠,她则是沉声说道:“回去就知道了。”
三叔没再多问,马上就掉头开车往回走,我看着黄小翠,发现她现在的眼睛贼亮贼亮的,就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似得。
等我们重新回到了祖坟那儿,到了我爸被重新填回去坟头处后,黄小翠又是说:“再把坟挖开了,我得再瞅瞅棺材上头的窟窿。”
我大伯没好气的说:“丫头,咱不能瞎折腾人啊,你得说个原因。”
黄小翠她看了看我们后说道:“从棺材里头出来的,每天太阳出来之前都还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