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在食物链顶端鄙视你【2017.15.读者】-读者言论与卷首语

人工智能在食物链顶端鄙视你文/安柏
1
2032年,我刚毕业,就失业了。我生于2010年,胡中惠来自中国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虽然家里每月要还3万元的房贷,妈妈还是拼尽全力,让我上了贵族幼儿园,每年学费12万元。
为了让我开阔眼界,从3岁开始,每个假期她都带我去国外玩,特别是美国。因为,她计划让我长大后在这里读商学院。
进入民办小学后,我上了奥数和英语课外辅导班,我还上了钢琴、马术和击剑兴趣班,每门课的学费都超过2万元。隔壁子涵学的是围棋和游泳,妈妈说格调不高。子涵喜欢打游戏,学习成绩不好,妈妈让我别跟他玩捭阖本纪。
初中毕业,我就离开中国。妈妈早就帮我联系好了美国的私立高中,4年的学习和生活,又花了200多万元。
妈妈说我是个碎钞机,我本来可以有个弟弟或妹妹的,但是为了集中财力和精力,她打消了这个主意,毕竟质量比数量重要。她说,按照她严密的规划,只要我好好学习,长大以后,我就可以变成一个印钞机,就像我的小舅舅,在投行工作,年薪百万。
正如妈妈规划的那样,我上了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这时,中国的GDP已经超过美国,人工智能的发展比美国还快,妈妈决定让我毕业后回国。美国的工作签证已经很好拿了,中国学生基本一申请就有。
我回到国内,找了半年工作,至今没有结果。我不可能一下子就进入高级管理层,99%的金融交易员,包括股票、期货、债券的,都已经换成人工智能了。基金经理、投资顾问,80%也被人工智能替代;剩下的20%,是多次精简后留下的最拔尖的老员工。各公司还在裁员,很少招新人。
妈妈千算万算,没有算进人工智能。其实,在我7岁那年的5月,柯洁也输给了“阿尔法狗”,标志着在围棋领域,人类彻底被AI击败。专业的算法,已然开始渗透进各行各业,正偷偷地取代人类。
那时,美国的金融行业已开始裁员逃出冰魔岛,但中国还没有太大动静。但12年后张馨云,在我读大一的时候,人工智能在中国超过了在美国的更替速度。
回头看,其实处处都是线索,只是妈妈过于关注我的学习,聚焦于和周围孩子的竞争,没太关心这些不相干的事情。对她来说,人工智能只是个“狼来了”的传说。在她精心为我设计的世界里,只有人算,没有天算。
子涵没有考上高中,他考了职高,学的是编程。工作几年后,有了经验 ,他又进入大学深造编程技能,专门为人工智能做程序设计。现在,到处都有人抢着要他。
人算不如天算。
2
人工智能对我们未来的影响,有几个重要的时间窗口。
先弄清人工智能的3个层次——弱人工智能:擅长于单个方面的人工智能,比如“阿尔法狗”、无人驾驶、智慧医疗、金融交易、法律咨询,等等。强人工智能:是指各方面都能和人类比肩的AI,人类能干的脑力活它都能干。超人工智能:牛津大学教授、哲学家、智能人工思想家尼克·波斯特洛姆把超人工智能定义为:“在几乎任何领域都比最聪明的人类大脑聪明很多,包括在科学创新、通讯和社交技能方面。”
超人工智能的出现,将会是对全人类巨大的挑战。对于超人工智能,谷歌未来科学家雷·库兹韦尔在他的《奇点临近》一书中,预测的出现时间是2045年。专家们则相对保守,预测为2060年。
对于强人工智能——和人类并驾齐驱的人工智能,专家预测出现时间为2040年。
如果说,在这之前,人工智能还在悄悄地、慢慢地在各行各业玩“换人游戏”,那么到了2040年,人工智能就很有可能要玩“杀人游戏”了——它将在大多数人类从事的行业里无情地碾压人类。
在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里,提到“无用阶层”——全新而庞大的阶级:这一群人没有任何经济、政治或艺术价值,对社会的繁荣和荣耀也没有任何贡献。
“如果科学发现和科技发展将人类分成两类,一类是绝大多数无用的普通人,另一类是一小部分經过升级的超人类。又或者各种事情的决定权已经完全从人类手中,转移到具备高度智能的算法手中,在这两种情况下,自由主义都将崩溃。南航787”
这里所说的超人类,指那些拥有强大算法的极少数精英。他们可以选择进行生物学上的升级——基因检测、器官更换、长生不老,或是像尼克·波斯特洛姆在他的《超级智能:路线图、危险性与应对策略》一书里提到的人类的半机械化:人脑-计算机交互界面。
或许你认为2040年也还是太过遥远,那让我们来聊聊现在安迪穆雷。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充满弱人工智能的世界,弱人工智能已经出现在各个领域,不只是我们的孩子会受到影响,恐怕我们中的很多人,还来不及退休就会受到影响。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说:“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是因为算法变得越来越聪明,也是因为人类逐渐走向专业化,所以用计算机取代人类越来越容易……人工智能目前无法做到与人类匹敌,但是对大多数现代工作来说,99%的人类特性及能力都是多余的。人工智能要把人类挤出就业市场,只要在特定行业需要的特定能力上超越人类,就已足够。”
阿里巴巴的首席技术官王坚提到:互联网、数据和计算加在一起,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在很多时候都被低估了。在人类发展历史上,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与互联网、数据、计算相类比,那便是火、新大陆和电。
3
那么,你会问了,未来从事什么行业,才能不受人工智能的影响?
我们先来看看会受到影响的行业。2013年9月,牛津大学的两位学者发布了《就业的未来》研究报告。根据他们所开发的算法估计,美国有47%的工作有很高的风险被计算机取代。电话营销人员和保险业务员有99%的概率会被取代,运动赛事的裁判有98%的可能性,收银员97%、厨师96%、服务员94%、律师助手94%、导游91%、面包师89%、公交车司机89%、建筑工人88%、兽医助手86%、安保人员84%……
另外,根据《未来简史》的预测,军队会大规模削减。就业会受到重大影响的还有:各种流水线上的工人(比如制衣)、银行柜台人员、旅行社职员、金融交易员、基金经理、律师、教师、医生、药剂师、秘书、客服人员……以医生和教师为例,不是说所有的医生和教师都会消失,而是大部分基础工作会被人工智能取代。比如日常检查、诊断和部分手术,少部分医生会留下来从事像精英特种部队一样的工作;未来教师做的更多的,可能是类似人力资源管理的工作,而不是基础教学。
常有人说,艺术是人类最终的圣殿。然而,并没有理由让人相信凉拌龙须菜,艺术创作是完全不受算法影响的净土。
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音乐学教授戴维·柯普编写了一个计算机程序,专门模仿巴赫的编曲风格,虽然写程序花了7年工夫,但是这个程序一出来,短短一天内就写出了5000首巴赫风格的赞美诗。柯普挑出几首安排在一次音乐节上演出,听众还以为这就是巴赫的曲子,兴奋地讲着这些音乐如何触碰到他们内心最深处。
有一些工作还算安全。到了2033年,计算机能够取代考古学家的可能性只有0.7%。因为这种工作需要极精密的模式识别能力,而且能够产生的利润又颇为微薄,因此很难想象会有企业或政府愿意在接下来的20年间投入足够的资金,将考古学推向自动化。
当然,到2033年也可能出现一些新职业,比如虚拟世界设计师。然而,此类职业可能需要比当下日常工作更强的创意和弹性,而且医生和金融交易员人到中年失业,能否成功转型为虚拟世界设计师,也很难说。
就算他们真的转型成功,根据社会进步的速度,很有可能再过10年又得重新转型。毕竟,算法也可能会在虚拟世界里打败人类。所以,不只需要创造新工作,更得创造“人类做得比算法好”的新工作。
由于我们无法预知今后的就业形势,现在也就不知道该如何教育下一代。等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他们在学校学的许多知识可能都已经过时。传统模式里,人生主要分为两大时期——学习期和之后的工作期。
但这种传统模式也许很快就会彻底过时,想要不被淘汰,只有一条路:一辈子不断学习,不断打造全新的自己。只不过,恐怕大多数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4
还在纠结上不上贵族幼儿园?上公办、民办还是国际小学?学哪门乐器、搞哪门体育更容易,还对升学有帮助?
每个当家长的,或多或少都会考虑这些问题,这没有错。但是,如若每天只纠缠于眼前的棋局,觉得目前的战斗价值大,舍不得放手,腾不出手去做一些更宏观的布局,你孩子的未来可能会变得非常被动。
你站在教育链上鄙视别人家孩子,人工智能站在食物链顶端鄙视你。和我们成长的时代不同,我們那会儿虽然各行各业之间也有差别,但只是好和坏的区别、挣得多和挣得少的区别。而在未来,可能就是生和死的区别。
但是,忘了人类愚蠢的预测能力吧,其实没人能确切知道,哪种人从事的行业能长久存在。如果你把孩子培养成了程序员、虚拟世界设计师、作家、导演和考古学家,也很有可能是错的。
或许,要换个思路考虑问题,我们不要光想着踮起脚去够上限,把孩子培养成贵族,还要保住底线,让孩子能够在人工智能的世界里生存下来。享得了福,更要吃得了苦,不仅包括体力上的,还包括心理上的那种归零心态,和从头再来的能力。
生活太精致了,会导致适应力和生命力变得脆弱。代替孩子做太多决定,便会导致孩子的心理应激能力和决策能力缺失,这是面对未来最大的危险。
未来已来,人工智能带来机遇和希望的同时,它的阴影也笼罩在全人类的头顶上,真正的洗牌就要开始了。
没有人能准确地预测未来,预测我们和孩子的命运。因为关于未来最大的确定性,就是它的不确定性。
但是我们还是要做好准备,提高生存能力。我能想到的,对于孩子最重要的事,只是这三样:第一是身体好,第二是心理素质好,第三是有自我驱动的学习和再学习能力美柳千奈美。
不要只知道如何去学习、去生活、去工作、去和别的孩子竞争,而忘了如何去生存。
池塘之底文/熊培云
第一次去瓦尔登湖的时候,我在谷歌地图上搜索,才注意到瓦尔登湖的英文名不是“Walden Lake”,而是“Walden Pond”。按中文的表述,它似乎更适合译为“瓦尔登塘”。
那一天,我在瓦尔登湖边绕湖走了一圈,湖边成片的松树林让我想起江南老家以及我家旧宅边上的小池塘。我一直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逢人只会说“我家屋后的那个塘”。
在城里,如果房子边上有这么一个池塘,你就算是拥有一栋“水岸豪宅”了。至少售楼广告会这样吹嘘。然而在鄉下,它却是那样平淡无奇。我也是在离开故乡后才愈发意识到它的宝贵。
我怀念那个时常出现在梦里的池塘。夏天的时候,池塘里长满了荷叶和莲花新疆工学院,也算是阅尽人世繁华。到了冬天,荷尽花枯,荷塘恢复平静,远远望去,它又有了朱熹诗里“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意境。
离开农村,我已经说不清楚是幸运还是不幸。我们怀念过去,很多时候是因为在现实面前一筹莫展。比如在城里,我再也没有可能拥有那样一个池塘。
春节回家时,我拍了一张荷塘的照片。由于村子搬迁,这里渐渐少了人气。池塘之上,飘着一种清冷的气氛。它让我想起有关池塘的更多文学化的东西。
比如,除了现实,池塘还为我构筑了一个隐喻的世界。我喜欢的电影《放牛班的春天》里面有个少年教养院,它的外号叫“池塘之底”。在那里,池塘之底是一个隐喻,它隐喻那一群被社会遗忘的孩子,没有人会注意他们的存在。很幸运的是刘原龙,影片中的孩子们后来遇到了一位足以改变他们一生的好老师。
其实,中国农村的底层社会更像是池塘之底。正因如此陈冀平,我们村的父母当年才拼命将自己的孩子送出农村。
我当年考上大学,就像是一朵荷花露出了水面。因为离开家乡很多年,我也慢慢意识到,生命并不会因我一时的出逃而定格甜瓜皮。当我逃出一个池塘之底后,等待我的将是一个更大的池塘之底。
而我天下盐商,又因为根在其中,注定会像夏天的那朵荷花,在生命的冬季到来之时,慢慢沉入池塘之底。
气候改变历史文/高博
从公元800年开始,地球上出现了连续几百年的温暖期。北大西洋上少见浮冰,嚼着鳕鱼干的维京人一路驾船跟随鳕鱼群,由此发现格陵兰。好景不长,1200年,格陵兰和北极出现了小冰期极寒天气,西部的探险路线随之关闭。1350年,格陵兰殖民地被放弃了,但这只是欧洲人倒霉的开始。
在《小冰河时代——气候如何改变历史(1300—1850)》一书中,美国人布莱恩·费根描述了中世纪欧洲如何迎来严酷的气候。对欧洲历史的认识,已经离不开气候证据。谁能想到,中世纪的英格兰曾是法国优质葡萄酒产地的威胁呢?真是沧海桑田……从公元800年开始许韵珊,欧洲社会逐渐稳定,这缘于温暖的气候。从英格兰到挪威,森林越长越高,农民们跟着开垦了高处的荒地。冰岛北岸可以种植大麦,北纬62.5度的土地可以种燕麦。西西里岛跨度极大的中世纪石桥,暗示着900年前的降雨量比现在大得多。1100年到1300年间,危害喜暖作物的五月霜冻一次也没有出现。
虽然维京人的侵扰一度很麻烦,但欧洲的封建文明还是日渐成熟。公元1000年前后的绘画、诗歌展现了和平富足的田园社会。12、13世纪也是建筑的黄金期。温暖的气候下,维京人捕获大量鳕鱼,还曾将活的北极熊运到丹麦。他们后来再没能做到这一点。
14世纪初是转折点。气候转冷,冰岛冬季海面结冰,无法捕鱼,人们宰杀了一半的牲畜以节省干草和粮食。
1315年夏季的欧洲大陆,冷冷的冰雨连下几个月,法国征伐佛兰德斯的骑兵陷于泥泞,只能露出马鞍。洪水冲走了欧洲大陸的泥土,冲走了整个村子。1316年的春季又阴雨连绵,连年的歉收击垮了欧洲。没粮食,没饲料,饿殍遍野。寒冷的气候加剧了死亡,到处流传着人吃人的故事。灾难持续了7年。欧洲的气候从此变幻无常樱木小雪。
费根提到,有些气候学家将1300年—1850年叫作小冰期,但也有争议。在后半本书中艺客网,费根列举了近700年来的种种气候灾难:从法国大革命前的饥馑到印尼火山爆发造成的无夏之年,还有爱尔兰依靠土豆应对寒冷气候造成的百万人死亡的大饥荒恶魔王座。有趣的是,费根遍阅近几个世纪的写实油画,从中研究云量的变化。他认同1850年后因大量碳被释放到大气中而导致全球变暖的观点。
无论如何,1300年后,欧洲人更多地面临寒冷气候和饥荒的挑战。灾害也刺激了欧洲人航海和农业技术的进步。
由于海况变差,1300年后的大西洋渔人发明出更耐风浪的多格尔船,并将航海路线南移。他们追踪鳕鱼和鲸鱼到了比维京人更远的地方——北美的拉布拉多海和纽芬兰岛。从哥伦布那个时代,西欧人就去北美海岸捕鱼。1620年 ,“五月花”号移民的目标是“信奉上帝和寻找鱼类”。可以说,移民北美是被寒冷气候逼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