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领路老湿


········第一章——是不是没被我上够?········
晋城上空的乌云黑压压一片,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一辆过于华美的黑色轿车停在灵堂前。
车上下来的男人,被西装包裹熨帖的身材,匀称纤长。
一双冷眸看着灵堂内消瘦不成样的小人,眼底原本的清冷有一瞬动容,但很快便散去。
在保镖的撑伞簇拥下迈着长腿向灵堂内走去,一副悠然的样子全然不该属于这处地方。
顾凉笙跪坐在母亲的遗像前,一张小脸惨白无神。
直到黑压压的一众影子欺身挤进灵堂,才让她回过神来。
“仪式都已经散了,你还来干嘛?”
顾凉笙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的一怔。
可身后那人却全然不在意一般,眉眼淡淡的扫过布置简陋的灵堂,嗤笑一声。
“顾家已经荒凉成这样了吗?连个灵堂都如此寒酸。”
“是啊,这里确实简陋了些,不适合你叶大少爷,看够了就赶紧离开吧……”
顾凉笙的疲累落在叶凌霄眼里却变成了不屑,轻易就将他的怒火勾起。
“你别给脸不要脸!”
叶凌霄大掌拽着她的衣领逼她看着自己。
“顾凉笙,是不是没被我上够,就开始摇着尾巴吸引我的注意了?忘了每晚是怎么在我身下求饶的……”
不堪的言辞换来的是无声地回应。顾凉笙的脸色如死灰一般,忽然让叶凌霄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嫌恶地松开顾凉笙,任由她无力的栽倒在一边。
顾凉笙躺在冰凉的地上,叶凌霄离开的背影和她记忆里的影子完全重合。
二人之间的种种,走马观花一般在顾凉笙脑海里浮现。只可惜,她没有又哭又笑。因为,属于他们之间的回忆,只有痛苦……
全是叶凌霄给予她的痛苦……
顾凉笙拖着沉重的身体回了家。卧室的窗子未关,雨季的潮湿弥漫在屋内。
连平日里松软的救赎人心的大床,此刻也满是潮湿。
整个身子蜷进去,疲累似乎更重了。
叶凌霄和往常一样,没有回来。
顾凉笙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是啊……他怎么会回这个家呢。
即便她顾凉笙是他叶凌霄明媒正娶的叶家太太。却终究是敌不过,他在外面的金屋藏娇。
失去母亲的绝望和挚爱不得回应的心酸,悉数涌上心头。她以为在母亲灵堂前,已经哭干的泪水,还是顽强的冲破泪腺,汹涌而出。
终于,顾凉笙再也忍不住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空旷的房间里久久回荡……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昏睡过去的顾凉笙被一阵难闻的酒气刺的醒过来。
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睑,黑暗中一个模糊的人影,正站在顾凉笙床边女皇爱耍诈!
顾凉笙下意识的尖叫起来,可那叫声还未脱口而出,就被沉重的吻堵回腹中。
毫不怜惜的霸道唇舌连带着刺鼻的酒气在她的小口里横冲直撞。
很快,唇舌之间血腥气弥漫,就在顾凉笙快要窒息的时候,这个吻才得以结束。
顾凉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罗清宇,鼻子憋的反酸。
她没再出声,这样的吻,她知道。
是叶凌霄回来了……
此刻,她的心里只默默地祈祷,他能够这样平静的睡去。
因为他一但醒来,就有百般方法折磨她。
每天,她都活在期盼和恐惧中。期盼他能回来,能看她一眼。
可又害怕他回来,将她带入无尽的深渊。
他不爱她……
否则,又怎会这般待她。
顾凉笙和叶凌霄青梅竹马长大,结识了多少年,便追逐了叶凌霄多少年。就在她以为叶凌霄快要接受自己的时候,横空出现的那个人……
彻底毁了她的幸福。
即便,她因为联姻成为叶太太,却也没能够得到叶凌霄的心。
反而,成了叶凌霄爱情路上的绊脚石,成了被他怨恨的对象。
那个女人让她这些年来对叶凌霄的希冀,都成了泡影。
那个女人……
“管彤……”
········第二章——顾凉笙 你真是贱!········
叶凌霄的声音适时在她耳边响起。
醉酒中呢喃出口的不是她叶家太太,顾凉笙。
而是他唯一承认过的女人,管彤。
原本只祈求安稳的畏惧情绪一下子顷刻全无,涌上心头的是委屈和愤怒。
她有多爱他,就有多愤怒!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瘫在她身上的男人推向一边。大步冲下床打开卧室的灯。
瞬间,白炽的人造光热充斥在整个房间。
刺的昏睡的叶凌霄眉头紧皱。
好一会儿,这刺眼的灯光都没有减弱,叶凌霄才不情愿的睁开眼。
看清眼前人是顾凉笙以后,厌恶瞬间爬上嘴脸。
“顾凉笙,你还真是贱!非把我叫醒来上你不可?怎么,没我折磨你的晚上,连觉都不得睡了?!”
瞧,对于顾凉笙,叶凌霄从不介意自己的言语有多重。他只是在发泄,顾凉笙抢了管彤的位置。
“既然这么讨厌我,又何必回来?怎么不去你的管彤那里?!”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隐忍。
本以为,只要她付出的讨好,叶凌霄终究会看见自己对他的爱。
可惜,她错了。
他叶凌霄眼里只有管彤一个人!她再多的付出也是徒劳!
母亲突然的死,叶凌霄长期的侮辱……
让多年来所有的隐忍都化为利刃,一刀一刀插向她从未想过要伤害的人。
“哦~我忘了……她管彤不过是你的私人医生罢了,很是遭爷爷嫌弃!再有手段又怎么样?身份与我是云泥之别,注定没办法嫁进叶家!只能在你身边委曲求全的做个小三!”
低眉顺眼久了的顾凉笙,忽然开始反击,让叶凌霄很是兴奋。
对,就是这样……
他就是想看到她生气!看到她痛苦!
而不是像今天在灵堂一样面如死灰,那样连折磨起她来都很无趣。
“终于露出你的嘴脸了,顾凉笙邱璐璠!不过有一点你错了。”
冰冷的目光将顾凉笙刚刚鼓起来的勇气,一点一点削弱,南梨央奈通体冰凉。
“就凭我叶凌霄爱管彤这一点,她就比你高贵百倍!顾家千金?呵……在我叶家面前,屁都不是!跟我叶凌霄的女人比起来,你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比起侮辱人,顾凉笙还是没有叶凌霄的嘴毒。
顾凉笙站在卧室中央,看着叶凌霄,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过这样的生活……
又是这种表情!
叶凌霄看着顾凉笙死灰的表情,心里的怒火更盛了。
她怎么能露出这样的表情?!一副根本不愿再与他纠缠的表情!
他可以对她厌恶,但她顾凉笙不可以!她只能永远卑微的跟在他身后,永远低声下气的求着他回来!
烦躁的扯下早已凌乱的领带,跨下床,一把将她扛起丢到床上maydie。
“叶凌霄,你干什么?!”
顾凉笙重重地落在床上,发出一声惊呼,双手抗拒的挡在胸前。
“怎么,还装矜持?顾凉笙你配吗?!我后背的抓痕都是谁造成的,还真是饥渴……”
大掌禁锢住顾凉笙的双手,不容抗拒地提到她头顶。
倾身而下……
········第三章——我要和他离婚········
衣衫褪尽后……
是叶凌霄的粗鲁疯狂……
是顾凉笙的不得不承受……
酒气的身体在顾凉笙的娇躯里横冲直撞,一下一下有力的挺身,似要将她整个人撕碎一般。
顾凉笙的表情越是痛苦,哀叫越是大声,叶凌霄就越是兴奋!
“舒服吗?顾凉笙阮维希,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三浦佑太郎?!”
叶凌霄将对顾凉笙的厌恶悉数发泄在交合的肉欲上。
顾凉笙被蹂躏的根本无法说出完整的一句话,她抵挡不过,只期盼这样的过程能够早一点结束……
就在顾凉笙意识快要断线前,叶凌霄终于餍足,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去。
等她再次醒来,身畔早就没了那人的余温。
偌大的房间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顾凉笙宰伊洛,你就是个贱人,灾星!你妈就是被你克死的!”
叶凌霄昨晚在她耳边咆哮的话一遍一遍在她脑海里回荡。
明明躺在深闺,却觉得这屋内寒冷无比,只得将自己蜷缩的紧了又紧。
“不是的……妈妈,你告诉我……不是的,对不对?”
眼泪像断了线的玉珠子,一颗一颗大滴打在羽绣枕上婺城教育网。
呜咽如小兽。
为什么丽萨榕?为什么都要离她而去?!
从前,她在叶凌霄这里受了委屈,还能去妈妈那里,求得安慰。
然后,继续像没受过伤一样,呆在叶凌霄身后,等着他看自己一眼。
可现在,连最爱她的母亲都不在了……
而她讨好了多年的男人,更是恨不得她去死!
顾凉笙忽然就怕了……
她似乎没有那个能力,等到叶凌霄爱上自己了。
或许,是时候放手了吧……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她和叶凌霄一开始连爱情都没有,那这婚姻……只怕是她的坟墓了。
顾凉笙站在顾家大门前,犹豫不决,最终还是迈了进去。
“你怎么回来了?该不会又惹叶总生气了?!”
顾昌云对叶凌霄一向低声下气,称他叶总古剑奇侠。
顾凉笙轻轻摇了摇头,可下一秒竟说出了让顾昌云难以置信的话。
“爸,我要和叶凌霄离婚……”
“你说什么?离婚?!”
顾凉笙笃定的眼神肯定了他的质问。
顾昌云想都没想,直接回绝。
“不可能!我告诉你,顾凉笙,离婚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
“为什么?!”
“顾凉笙,你转过头看看,顾家已经萧条成什么样子了徐朵!你不求他帮帮顾家,竟然还想着离婚!”
顾昌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行了,你别在这里惹得我心烦了。有这时间你不如去找叶凌霄!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是讨好还是祈求,都一定要让他帮顾家!”
说着,顾昌云就推搡着顾凉笙向外走。当真是不愿意见到她。
顾凉笙本就委屈的心,此刻更是苦涩。
“为了你的破公司,你就连妈妈都能放弃!连我都能委屈吗?!”
母亲的葬礼他都没能参加,只是差人将灵堂简单布置,便再没了消息……
她还一直在为他找借口,现在看来,只是她们都敌不过他的商业蓝图罢了!
顾昌云推着她的手一怔,可再下一秒,顾凉笙被毫不犹豫的推了出去。
“破公司?我的破公司就是你一直以来享受的顾家千金的身份!就是让你得以嫁进叶家的筹码!顾凉笙,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而不是过河拆桥!”
书房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顾昌云的话像一击钝锤,将她毫不留情的砸醒。
“管彤身份与我是云泥之别,注定没办法嫁进叶家!只能在你身边委曲求全的做个小三!……”
曾经,她用来与叶凌霄争吵的事实,现在却成了一耳光,让她脸颊臊的通红……
········第四章——我怀孕了········
漫无目的的走。
当顾凉笙回过意识抬起头来,已经又站在别墅门前。
她和叶凌霄的家……
“呵……”
顾凉笙嗤笑着自己,除了这里,她竟然无处可去。
爸爸说的话,让她心口憋的生疼,可偏偏,那真的是事实……她不就是凭着这个,才嫁进叶家。
钱和权力,果然是比她顾凉笙的爱来的有用的多。
到底何去何从,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刚把手搭在密码锁上要开门,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来,将游离神外的顾凉笙吓了一跳。
是一串陌生号码。
不知为何,顾凉笙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喂?”
“凉笙姐姐,我是彤彤呀垂涎之岛!”
娇媚的语气从话筒里传来,饶是顾凉笙一个女人,听的也不禁一阵骨头酥麻,又何况是叶凌霄呢……
“你先别想着挂电话,我打来可是有要事想跟姐姐说呢。”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果然是个心思通透的女人,顾凉笙已经按在挂断键上的手指,堪堪停住,不由得想看看,她到底能耍出什么花样。
“姐姐这么说可真是伤我的心了……我原本是想问凌霄要姐姐号码的,谁知道他竟然都没有。要联系上姐姐还真是不容易……”
三言两语,不离叶凌霄。
一件小事织金民生在线,也能让她衬托出顾凉笙在叶凌霄眼里到底有多么卑微。
而她管彤在叶凌霄眼里又有多么宝贵。
“我没有时间听你说这些废话,老爷子还等着我吃饭呢。你如果很闲,也可以一起来,哦……我忘了,老爷子可能不太想看见你!”
顾凉笙反口还击着。
可她知道,自己不过是佯装幸福罢了。
老爷子也已经很久没有找过她,连她去拜访也冷眼相待。
只因为她一直没能为叶凌霄生下孩子。
“你会有时间的……”
管彤像丝毫没有被顾凉笙的言语影响一般,语气中满是笃定。
“我怀孕了。”
轻飘飘的四个字,砸进顾凉笙的耳窝,震的脑海中嗡嗡作响。
抬起头,睫毛颤抖着闭上眼睑,忍住泛酸的眼角,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且平静。
“在哪见?……”
晋城最高端的休闲会所——“金陵居”。
隶属于叶家旗下,一半纸醉金迷,一半靡靡之音。
玉手抵着额角,穿过扭动腰肢的金色舞池,走过满是情侣拥吻的粉紫长廊,来到一处静谧的VIP会客厅。
高跟鞋踩上去,白色羽毛没过细跟,四周的墙壁也被通体的白色绒毛包裹,一切陈设,入目皆白的华贵。
顾凉笙不屑的嗤笑。
这样洁白纯净的模样,真与这上流社会的肮脏黑暗不相符。拆人蚀骨的金钱纠纷,要在这里再通过烧钱的方式寻得宁静吗……
顾凉笙打发了侍从,神色自若的坐下来,可一直捏着手办一角纠缠的手指出卖了她的内心。
一个小时后,管彤才姗姗来迟。
棕色的大波浪长发,狭长的丹凤眼看向顾凉笙的目光是藏不住的狡黠,或者说,她根本没想隐藏这般得意。
大红色的裹身短裙,以及十厘米的高跟鞋,让顾凉笙严重怀疑她腹中孩子的顽强能力。
“是凉笙姐姐吗?……”
········第五章——明明我才最爱你········
管彤一副不记得顾凉笙的模样。
“我们不是早就见过吗?管小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顾凉笙酌了口杯中的酒,目光淡淡的从管彤身上移开。
不记得我,倒是记得抢走我的男人。
“姐姐说笑了,我怎么会忘了姐姐呢。毕竟,于云霆你可是叶家太太呢!只是,这穿的……是不是过于朴素了点,害得我一时没认出来。”
顾凉笙素来喜白色,母亲的离世,即便为了见这个女人化了淡妆,依然没能掩盖住脸上的疲惫。
“倒是不如你了,原来医生也可以穿的这般骚气芳芳私房菜。如果全中国的医生都像你这么没有时间观念,该死多少人。”
一句话噎的管彤不知做何反击,平日里在叶凌霄面前低眉顺眼的顾凉笙,真没看出来竟也是个不好惹的货色!
“凌霄他太粘着我了,哄了他好一会儿才肯放我出来,真是抱歉,让姐姐久等了。”
顾凉笙握着酒杯的手一滞,一直维持的平静模样再也忍不住了。
“管小姐在电话中说的,怀了我丈夫的孩子。我不认为,我可以跟我丈夫在外面养的女人称姐妹,也没有那么多空闲坐在这里听你扯东聊西。既然你已经摊牌,那我也开门见山。说吧,想要多少钱离开叶凌霄?或者,多少钱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呵……”
听到顾凉笙直白的话,管彤也渐渐收起了伪装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鄙夷的嘲讽。
“顾凉笙,占着个叶家太太的名字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将心底对她的厌恶通通说了个干净。
“钱?呵……我为什么要跟你谈钱,你一个落魄的顾家千金能给我多少钱?你这个叶太太也不过是名存实亡!叶凌霄还不是天天往我那跑?再多的钱能有叶凌霄的多,更何况,我现在怀了叶家的孩子,这个消息只要一传出去,叶家太太……就该易主了吧!”
顾凉笙心底一阵苦涩。
这,才是管彤的真面目啊……
叶凌霄段艺璇,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她不过是为了钱,为了你叶家总裁的地位,为了叶太太的身份,才跟你在一起……
明明我才是那个最爱你的人,可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你以为现在还是清宫大院吗?母凭子贵?你怀孕的消息一但传出去,打的不是我顾凉笙,而是叶家的脸面。你大可不怕死的去说,一个小三罢了,我倒是可以坐在一旁看戏。”
顾凉笙双手环胸,半倾斜着靠在椅背上,看笑话一般的盯着管彤。
“看看叶凌霄到底是会保你,还是会为了叶家弃了你肚子里的孽种。”
“你!……你说谁是孽种,顾凉笙,我若把你这话告诉凌霄,你就等着被他骂吧!”
“你随意。告诉他又能怎么样?难不成,光天化日的,他还能弄死我?”
“哗——”
管彤将面前的红酒顺着顾凉笙的头顶倒了下去,瞬间纷纷落在晨色里txt,红色的酒液融进顾凉笙精心挑选的白色礼服上,狼狈不堪。
顾凉笙舔了下唇角的甜涩,毫不示弱的一抬手麦翔明,将杯中的酒也泼向管彤。
可管彤却唇角一勾,将打湿的发丝撩到同一边,离开了。
直到那抹身影消失不见,顾凉笙才颓唐的坐在椅子上。
抽出纸巾,擦拭顺着脸颊流淌的酒汁,仅有的妆容也被冲刷干净,只余下凄凉满目。
“是啊,叶凌霄不会弄死我。但是,他会让我生不如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