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老伙计吴金印 理想人物丨走遍青山情未了-元林理想国

在河南省卫辉市唐庄镇,有一位老人,镇上的乡亲们都认识他。
风雨几十年,他的穿戴从未改变——绿军帽、棉衬衣、黑布鞋,一副庄稼人打扮。
看见他,有人叫他“老吴”,有人称他“吴叔”,有人尊他“吴爷爷”,很少再有人叫他的全名——吴金印。
?“幸福生活哪里来,上面派来个小毛孩,这个不用问望海茶,就是吴金印。”这是上世纪60年代,太行山里传唱的歌曲,当时吴金印还是毛头青年。为了让百姓过上好日子,他带领大家治山治水,那年他请来了修红旗渠的杨贵。杨贵问这个年轻人:“红旗渠已经修了9年,配套还没有完全建好。你想干的事,你知道得多少年吗?”吴金印回答:“不怕赵世永 。再干30年,我才50多岁!”

?50年过去了,如今的吴金印已年过七旬,在唐庄镇,治山治水工程仍在进行。一辈子埋头基层苦干,这股劲死亡繁殖,他从没松懈。

?1942年,吴金印出生在卫辉,正是逃荒要饭的年景。卫辉当时叫汲县,被日本兵盘踞。至今吴金印仍对当时的惨烈场景记忆犹新酷猫电影网。
?1948年汲县解放,吴金印正好上学。吴金印17岁成为大队会计,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9岁成为大队支书。

?吴金印曾说:“过去说聚宝盆,放进一个,出来十个。其实土地才是聚宝盆,种下一粒,收上来百粒千粒。群众也是这样,只要我们干了群众盼望的事情,就能收获群众的心。”

?1968年,20多岁的吴金印背铺盖上太行山,到狮豹头乡任职。进山连条像样路都没有。有老人活到六七十岁没下过山,没见过大平地华氏温度换算,以为天底下只有山。看群众碗里的饭,汤水泡野菜白头蝰蛇,尝一口,没有盐。
?太行山是出英雄的山重信房子。战争年代,老百姓把共产党员藏在家里,共产党员在这座山上丢过命,淌过血,共产党许诺要带他们过上好日子。
?“说了算,定了干,再大困难也不变”是太行一带共产党员共同的品质。

?凿洞抡锤,他们一人一口气1800锤。整个人被石粉裹满全身,黄艺明只知道全身的汗从脚上流下来吉尔德雷,每挪一步就是一双湿脚印。在狮豹头任公社党委书记10多年,吴金印带领群众凿了6个山洞,筑起85道大坝,建了25座小水库,3.8万米水渠,8座公路桥盲山海外版,造田2000多亩庄河便民网。

?吴金印调离下山的时候,骑自行车,驮着铺盖卷。本来悄悄地走,被群众看见,结果人越聚越多,送出一程又一程。怎么也劝不回去,群众哭,吴金印也哭,挥别狮豹头。
?从吴金印调任唐庄镇,将近30年的时间。在这里宫廷计中计,吴金印和唐庄镇的干部始终坚持“三同”: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

?吴金印在砂掌村蹲点时,看到五保户武忠体弱多病,便住进了他家,跟老人床挨床,铺挨铺。
?他见老人走路一瘸一拐。便问,“大爷,您咋啦?”老人不好意思地冲他一笑说:“没啥事儿。”吴金印搬起老人的脚一看,发现有个脚趾甲,弯弯地长到了肉里,外边儿都磨出了老茧。看罢,吴金印就马上烧了盆热水,忙着给老人洗脚。随后,又用小刀轻轻地,一层一层地将老茧割去……
?老人感动地说,“就是有个亲儿子,也不一定能像金印这样对待我!”

?刚刚收听完十九大报告的吴金印激动地说:我们要围绕十九大提出的宏伟目标,致力于打造一支爱农民、爱农业、爱农村的“三农”工作队伍,“一件事接一件事地干,一年接一年地干”。

?吴金印曾三次拒绝提拔蒋梅英,至今还是乡镇党委书记。他带着群众治山治水、改河造田、开山架桥、穿山挖渠、绿化荒山血色牌坊,种林果、搞工业。太行山的群众宁可不要政策不要钱,只要求把吴金印派过来,留在这儿。
理想的重量对于吴老来说,可能就如这太行山,绵延的群山应正着他的理想,刚来大山时一个毛头小伙子,到现在年至七旬的老人,变的是大山的富裕安康,变的是容颜的苍老,永不会变的是那坚定理想的神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