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抗日名将郭汝瑰-穆如
人物志抗日名将 / 红色间谍郭汝瑰"
我八千健儿已经牺牲殆尽,敌攻势未衰,出路难卜。若阵地存在,我当生还晋见钧座;如阵地失守,我就死在沙场,身膏野草。他日抗战胜利,岩崎峰子你作为名将,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
----郭汝瑰"

郭汝槐
1907-1997
中共特工
陈诚系十三太保之一
川军将领
黄埔军校5期生
官至国民政府国防部作战厅厅长
淞沪会战是抗战时期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大型会战之一日晷之梦,也是中日双方在战场上第一次正面较量,彼时日本人提出“三个月灭亡中国”,为此投入了30万人从上海登陆,会战前后共伤亡4万余人,而国民政府投入了最精锐的中央教导总队等80万人,伤亡30万人,会战持续了91天,以上海失陷告终。
川军军阀郭汝栋的堂弟郭汝瑰,奉命率川军组成的18军14师坚守罗店地区,战斗之惨烈,一个团三次就被打没了,在实在顶不住的情况下,郭汝瑰在掩体里给师长霍挨彰写了一份遗言:
我八千健儿已经牺牲殆尽,敌攻势未衰,前途难卜。若阵地存在,我当生还晋见钧座。如阵地失守,我就死在疆场,身膏野革。他日抗战胜利,你作为抗日名将,华兹卜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我有两支钢笔,请给我两个弟弟人各一支,手表一只留给妻子方学兰作留念。
郭汝瑰出生于四川一个没落的书香世家,1919年随父前往成都就读,经历了四川军阀混战时期,并接触了五四运动的思潮,初步认识了社会主义。1925年高中毕业后,听从堂兄郭汝栋建议到黄浦军校就读,1929年经袁镜铭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启了他隐秘而伟大的一生。
在入党之前的考察期,黄浦军校主持校务的共产党人吴玉章悄然安排郭汝瑰提前毕业,返川阻止杨森出兵攻打武汉。当时郭汝瑰的堂兄郭汝栋已是川鄂边防司令部的副司令。郭汝瑰见到郭汝栋后,被告知他不会出兵协助杨森。但郭汝栋在表示绝不支持杨森的同时,已暗中向蒋介石表示效忠了。
当时正值第一次国共关系破裂,国民党大肆捕杀共产党时期,蒋介石命令郭汝栋在自己的部队里清共,郭汝栋便将郭汝瑰送去日本士官学校学习,避开审查。这一去,就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达15年之久。
九一八事变后,郭汝瑰不满日本对华政策,退学回国,进入国民政府陆军大学第十期学习。在淞沪会战中,郭汝瑰担任十八军十四师四十二旅旅长,率部与日军厮杀七昼夜,一举成名。之后,他还参加了武汉会战、长沙第三次会战等战役,均建战功。郭汝瑰的才干受到陈诚的青睐,他因此在国民党军队体系中青云直上,被授陆军中将,还曾两度出任国民政府国防部作战厅厅长,是国民党军队中枢机构的成员。
在抗战时,郭汝瑰见证了国民党的严重腐败,这是激发他寻找中共党组织的直接动机。他在《郭汝瑰回忆录》中写道:“像我这样对剥削憎恨布列瑟农,略具爱国心和正义感的人,到重庆目睹国家要在一批蠹虫手中葬送掉,而不弃暗投明以挽救国家,是不可想象的佳人曲。”
1943年,郭汝瑰由抗战前方回到重庆,千方百计联系党组织,却不得门径。
“我对共产党十分怀念,我请求组织恢复我的党籍。我愿意接受组织对我的考验。我很想去延安工作,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当1945年碰到中共地下党员任廉儒时,郭汝瑰难掩内心的激动。这是一次重要却偶然的见面。1929年,郭汝瑰在入党时结识了时为共青团员的任廉儒,两人于1930年失去联系。1945年5月,郭汝瑰偶遇黄埔军校同学任逖猷,经任逖猷介绍,他重新见到了任廉儒,并表明了自己恢复党籍的愿望。
经过一个多月的考察,又按要求提供了一些国民党军事情报陆猴儿,郭汝瑰获得了任廉儒的信任。之后,在任廉儒的安排下,郭汝瑰两次秘密会见了董必武。董必武通过任廉儒告知他:“你要求恢复党籍,原则上可以,但要经过一番考验。我们同志要想打入国民党机要岗位很不容易,你去延安作用不大,你留在这边可以为党作更多的工作,更有助于你组织问题的解决。希望你能为我党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报圣导师加点。”
之后,郭汝瑰与任廉儒单线联系,提供了一百多份重要军事情报。这当中经历了一件险情乔乔纳斯。一次,任廉儒从郭汝瑰那里拿到了九种机密文件,交给王葆真转给中共。不料王葆真突遭被捕。但王葆真受尽酷刑,却没有供出郭汝瑰的名字,才避免了严重后果。
当时的国民党将领杜聿明曾数次怀疑郭汝瑰是共产党,并对他进行提防。杜聿明对蒋介石说,郭汝瑰太过于清廉,极有可能是共产党员。蒋介石说难道我党就不能有清廉之人么。此事遂不了了之。但杜聿明一直对郭汝瑰百般提防。
1949年,郭汝瑰行动了。这一年,按照与任廉儒商定的计划,郭汝瑰于解放军入川之际,率领国民党七十二军在四川宜宾地区通电起义沙俊良,破坏了蒋介石固守大西南的计划。在起义前夕的1949年元旦,郭汝瑰在日记中总结:“二十余年来,我太简单了,完全只研究军事学,只作了一个纯粹军人,唯有八年抗战算是于国家民族尽了应尽的力量。此外,则一切气力均白费了!我没有遂我的初衷,没有对‘使政治上轨道’尽得应尽的责任。往事如昨,使我怅然如失。今年重新做人,以求不背初衷才是。”
新中国成立之初现代军阀,郭汝瑰先被任命为川南行署委员兼交通厅厅长,郭汝瑰向行署主任李大章提出恢复党籍的愿望,被告知:“阶级队伍,谈何容易空山基,你想恢复党籍,而你的介绍人和同小组的同志都不在世,何从证明?因此,你只能重新争取入党猩球征服。”
一般来讲地下党解放以后都公开身份了,但任廉儒解放以后还潜伏,解放前后他的身份都是长江运输公司副经理。一直到1953年6月他才公开共产党身份,7月就去世了,也无法给郭汝瑰证明其身份。
1970年,郭汝瑰回到四川巴县(今重庆市巴南区)定居。他的入党心愿得到吴满堂等同住干部的理解和支持。但当时的县武装部领导说:“他在国民党官至中将,哪个敢给他当入党介绍人?”
郭汝瑰听说,因为他在国民党官至中将,只有中央批准,才能入党。他曾写信给董必武,得到回信说:按党章须基层通过才能吸收。基层通过,中央批准,这正是郭汝瑰接下来要经历的入党路径。1977年11月至1978年7月,郭汝瑰两次书面申请入党。1979年4月10日,在巴县武装部支部大会上一致通过,同意接收郭汝瑰为中共党员。之后,巴县武装部党委、重庆警备区党委、四川省军区党委逐级作了审查,分别提出了同意接收郭汝瑰入党的请示报告。经中共成都军区委员会审查讨论,同意接收郭汝瑰入党。
郭汝瑰起义之后,蒋介石感慨:原来郭小鬼才是最大的共谍。1997年,郭汝瑰在送女儿去机场的路上发生车祸,不治身亡,结束了传奇的潜伏一生邓永佳。穆如
人心百变
也不过爱欲痴仇长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