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只是飞来英国看个教堂?! 普京式调戏:"你们说的毒杀刺客我们找到了!"-尖锋传媒
话说上周,俄罗斯双面间谍Skripal父女俩被毒杀一案再起波澜,英国皇家检察署突然对外公布整个案件的“真相”,声称:作案的嫌疑犯已经找到了!就是这名叫Alexander Petrov和Ruslan Boshirov的两名俄罗斯人!
左:Alexander Petrov 右:Ruslan Boshirov

随后,警署放出了一系列监控系统的录像,并根据录像还原了整个案情经过…
英国警方表示,正是这两个化名为Alexander Petrov和Ruslan Boshirov的俄罗斯人于3月2日飞抵英国踩点,在3月4日使用前苏联军用毒剂Novichok,给Skripal父女下了毒之后当天飞回俄罗斯…


不久之后梅姨迅速表态韩惠淑 ,确认俄罗斯是此次中毒案的幕后黑手,并把案情细节通报给了美加德法等国领导人…

在梅姨表态后不久,美加德法领导人连同梅姨一起发出联合声明,支持梅姨的说法,赞同是俄罗斯是本案的幕后黑手,
并认为,毒杀事件基本可以确认是“经过了莫斯科高层许可的”….

俄罗斯方面呢,在嫌犯刚出炉之时发布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声明:
“英国方面公布的嫌犯名字照片,对我们毫无意义,
希望英方通过国际执法机构合作解决问题。”

之后便是双方新闻媒体的互怼,口水仗又一次打得不亦乐乎…..
千呼万唤,一个星期过去,普京终于发话了….
昨天,普京出席远东经济论坛时,被现场主持人问到了这个问题。对“间谍中毒案嫌犯”的事,普京开门见山说到:“我们看了那些录像画面,我们已经知道了那两人是谁。事实上,我们已经找到他们了,但愿他们能主动联系一下媒体,接受接受采访,给大家说说他们的故事,这对大家都有好处哦…

紧接着,他补充到:“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他俩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你们很快就能知道了…”
现场主持人问到:“那他们只是普通的俄罗斯民众咯?”

普京转过头,十龙夺嫡 带着微笑继续补充到:“是的,他们百分百就是普通的俄罗斯民众….”
这一番话没有给出足够的解释,却也给出了提示,尽管“没什么特别的犯罪剧情”,普京主动希望两名嫌疑犯本人出来现身说法接受媒体采访,依然让勾起了全球媒体极大的好奇心…..
那么,这两名俄罗斯人背后到底有什么故事?
真的是普通的俄罗斯公民?
或者真的就是传说中的“路人脸”间谍?
面对全世界都知道的惊天指控秋凌景观网,他们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果然!浦北都市网!
终于今天俩人就站了出来....
《今日俄罗斯》见到了两位传说中的“下毒特工”简晓育,
两位被全欧洲通缉的“嫌疑犯”是主动来找媒体的,面对镜头,他们对主持人讲出了自己的故事….
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上电视还是演技惊人,总之,镜头一开,两位俄罗斯中年人就显露出有些紧张的表情,画面右边的Petrov面色凝重,脖子前倾,微微地转动着转椅上的身躯,画面左边的Boshirov则目不转睛地盯着记者…..

《今日俄罗斯》记者率先发问,听起来是一副誓要挖出真相的严厉语气:
“你们打电话给我,说你们就是Alexander Petrov和Ruslan Boshirov,
看起来你们的确跟英国报纸登的那两个人很像强子哥哥,那么你们究竟是谁?”
Petrov首先回答到:
“我们就是新闻上报道的那两个人….Alexander Petrov”,
“Ruslan Boshirov”,
两人分别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高门嫡女。

记者继续用逼迫的语调发问:
“这是你们的真实姓名吗?现在迷幻高中,我们来讨论事情的真相,可你俩似乎看起来很紧张….”
Boshirov往前倾了一下身子,合拢双手放到桌上,
Petrov则是一副精疲力竭的表情,
“那你觉得呢?想象一下你的生活仅仅一天之内就瞬间被搞得天翻地覆…”

记者依然紧紧逼问:
“在英国的监控录像里,在Salisbury街道上两个著名的穿着夹克和运动鞋的人,那是你俩吗?”
“是的,是我俩...”
“你俩在那里干嘛?”
Petrov开口答到:
“我俩的朋友一直以来都建议我俩去那儿玩一下,说风景非常棒...”
答完之后,Petrov继续重复之前的动作:用转椅转动着身子...

记者带着惊讶的语气问到:
“Salisbury?那里有非常棒的风景?”
“是的…”
Boshirov接过话茬儿,把手在桌上轻轻地敲起来,然后侃侃而谈:
“Salisbury有了非常有名的教堂教堂非常有名,不仅是欧洲,全世界都很出名”

“Salisbury的索尔兹伯里大教堂是个123米高的尖塔钟楼停车大师3d,上面有一个非常古老的机械钟,据说是世界上第一个钟,它现在还在正常运作呢…”
索尔兹伯里大教堂

主持人:所以你们来到索尔兹伯里是为了来看看这个钟?
Alexander Petrov(以下简称AP):不是,起初我们是打算到伦敦好好耍一圈的。这次毕竟不是公务出差,我们的计划是先在伦敦耍一圈,然后去索尔兹伯里转一转。
当然了,我们原本打算一天之内就逛完的,没想到飞机落地的时候又出了点岔子。因为英国机场在3月2号3号的时遭遇大雪啊! 好多城市交通都瘫痪了,没想到我们哪儿都去不了。
Ruslan Boshirov(以下简称RB):新闻一直在报道这事儿啊,3月2号和3号的时候,铁路也停运了,高速路也封闭了,有警车和救护车堵着路,交通几乎完全停摆——火车啊啥的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大家都没关注这点呢?
主持人:能劳驾给我一个时间线么?最好精确到分钟弃妃修仙,小时也行,只要你们还记得。如你们所言,你们到英国是为了观光看教堂,看看索尔兹伯里的那口钟。那能不能具体谈谈你们到底都干了些啥?泽北荣治毕竟你们在英国待了两天呢,对吧?
AP:实际上是三天。
主持人:行吧,三天。那这三天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AP:我们3月2号抵达,然后就去了火车站看列车时刻表,想看看能去哪儿玩。
RB:一开始的计划是去看一眼然后当天就返回。
AP:说的是去索尔兹伯里,那地方玩一天足够了,毕竟能玩的也不多。
RB:是啊,就是个普通小城市,普通的旅游城市。
主持人:好,这个我懂了。但这是你们最初的计划啊义马信息港,那你们实际做了什么呢?抵达后遭遇强降雪,火车也开不了,哪儿也不能去,所以你们干嘛了?
AP:不是,我们3月3号还是去索尔兹伯里了,本来想四处走走看看,结果到处都是雪,就只在那儿待了半个小时,浑身都湿透了。
RB:居然没人发那几天的图??媒体啊电视啊——都没人提及那天的交通系统整个是瘫痪的,那雪大到哪儿都去不了啊,都湿到我俩膝盖了。
主持人:如果你们能够提供你们拍的照片,我们也可以在这里放出来啊。
你们在索尔兹伯里的时候,有没有去过Skripals(受害人)家的房子附近?
AP:可能吧,我也不知道啊。
RB:那你去过么?你知道他们家在哪儿么?
主持人:我没去过,你们去过么?
RB:那我们也没去过。
AP:倒是来个人告诉我他家到底在哪啊。
RB:可能有路过吧,也可能没有,在这档子糟心事儿发生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家人。我从不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关于他们的任何事情。
主持人:你们在伦敦或者在索尔兹伯里的时候,也就是你们在英国的整个旅途中,曾经持有过Novichok或者其他有毒危险物质么?
RB:没有。
AP:开什么玩笑.... 怎么可能
主持人:英方提出作为指控你俩的罪证的Nina Ricci香水瓶,你俩在英国的时候曾经持有过么?

RB:你觉得两个纯直男拿着一小瓶给女人用的香水是要干嘛洗衣歌原唱?不觉得很蠢么?你过海关的时候他们不是会检查你的随身物品么?如果我们有任何可疑物件的话,他们肯定就查出来了呀。男人的行李箱里放着女人的香水干什么?
AP:哪怕随便一个路人也会有这样的质疑吧。男人为什么会需要女人用的香水?
主持人:路人哪里能看到你们带了个香水瓶?
RB:我的意思是,你过海关的时候啊…
主持人:长话短说,你们到底有没有那个Nina Ricci的香水瓶?
RB:没有。
AP:没有,当然没有。
主持人:为啥你们要去英国大使馆?
AP:我们真不知道该干嘛该哪儿啊?有在听么?
RB:你知道,当你的生活被搞得天翻地覆,你真不知道该干啥和该去哪儿。很多人都提议说,为啥不去英国大使馆解释清楚啊。
主持人:你们知道其他人怎么议论你们的,对吗?
AP:我们当然清楚。
RB:是的讲不出声,当然。我们怕到都不敢上街了好么,是真的怕。
主持人:你们怕什么?
RB:怕出现生命危险啊。不光是我们的,还有我们的家人朋友的。
主持人:所以你们害怕英国秘密情报机构会杀了你们还是啥的?
RB:我们就是不知道啊。
AP:你看看那些媒体怎么写的就知道了啊,他们甚至还开了悬赏。
主持人:你什么意思?还有悬赏你们人头的花红?
RB: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承诺任何能把我们抓到英国的人都能领钱。你觉得这样没错么刘连曦?难道你觉得就这样了我们还能假装没事发生过,微笑着四处走动跟人愉快地谈笑风生??任何正常人都会害怕的吧....
.....
就这样,俄罗斯双面间谍案中毒案的嫌疑犯终于露脸讲述了背后的案情,
只不过,这是一个为期两天的旅行故事,从3月2日飞抵伦敦,3月3号去了一趟,结果大雪很快就会来了。 3月4日白天又去了一趟,下午就回到伦敦晚上飞回莫斯科,只为看一眼Salisbury的教堂...
对于这样一个答案,英国媒体普遍是不满意的,他们援引了梅姨的发言人昨天的发言,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观点:
“那两个俄罗斯人是俄国军方的间谍,服务于俄罗斯联邦军队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他们在Salisbury使用的是具有毁灭性的化学武器!!”

山西尖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创尖端 露锋芒
顶尖策划|独特视点|真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