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不能没有叛逆期-Pure月rmfix

没有好好在叛逆期叛逆的我
最近有一点叛逆
但这个仅有的叛逆也只是一点点
青春期我似乎没给家里找过什么麻烦
甚至清心寡欲得不像个少年
每天无所事事
大概是蝴蝶肋骨,真的有人为我抗下了一切
这样幸福吗
我不知道
看起来应该挺幸福的吧
如果幸福是越来越乏味的话
我只知道
我其实是那个总不被satisfied的人
我生性不安分
从来就没把稳定当做自己的人生目标
可现在越来越无斗志
甚至想要潦草一生
混吃等死
人生本是非黑即白
因为看不到除了最高点的其他选择
除了
最低
斗志
对我来说是水一样的存在
正如写作是空气
是刚需
但也正如我常常缺氧一般
我经常脱水
却无能为力
大概
这些就是我郁郁寡欢的原因吧
没有人对我有太大的指望
甚至我妈妈最爱跟我说的话是
你开开心心就好
也没给我太多要求
也从来不在我这里索取什么
整个成长过程
我一往无前却心灵空虚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在要求洛阳燕菜,我在争取
他们看着 袖手旁观
必要时候给予经济支持或者物质支撑
虽然只是如此
我仍是应当感激
只是仅仅停留在物质层面的支持卡巴1217,恐怕我宁肯不要
我在想精正福源堂,怎么我父母就不要求我什么呢
我妈妈从小到大对我最严格是小提琴
她绝不姑息
必须练琴
必须练好
我甚至不知道意义何在
学得异常艰辛
我乐感不好
学琴的时候年纪又太神乐心眼小朱国治,注意力不集中
启蒙老师脾气暴躁又很急
所以经常被骂
小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被骂蓝蓝路教主,只是觉得委屈
这样拉拉扯扯学了六年 日晒雨淋
然后听说一个高三的哥哥学两个月就达到了业余十级
才知道原来有个神奇的东西叫兴趣
可我没有兴趣
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
也没有特别喜欢的人
我的执着
仅仅是执著而孤独的狂妄和内耗
我只知道
闷着头做
不去思考
也别走到精神层面
可我控制不住
对我来说
精神欢愉大于一切
可悲的是
我似乎
从没有真正快乐过
除了某个……

总而言之
虽然短暂
但不同以往
从此一蹶不振
精神上没有依附
整个人散了架
我发脾气、闹腾、自残、寻死……
无济于事
除了看到所谓爱我的人的失望和悲戚
还有他们的小心翼翼
我当时想啊
我可不能心软
我可不能屈服
这么多年了
都没有人真正在意过我怎么想怎么思考
他们问我吃饱没穿好没
睡得好不好
然后把我当别人家的孩子夸
鲜少有人问我开不开心犹大宾虚,即便是那个只希望我开心的母上
但至少有人这样问过
却从没有人问我
你最近都在想些什么不良家族?
I promise我有很多可以说的
可是没人或者说没人愿意站在这个层面上跟我交流
……
在这个精神层面
后来长大了
我开始可以和一些朋友交流了
但悲惨了
我不会交流了
我现在基本上属于自暴自弃
这个不是说我要放弃人生
我只是
轻飘飘的放弃了理想信念
过上了泯然众人矣的日子
好多人嘲笑我不切实际
其实我并没有
我甚至没有
像很多艺术家和文艺工作者一样
脱离现实生活的勇气
我努力的去适应这个世界
尽管拙劣
却拼尽全力
只换了费力不讨好
……
我只是……脑回路不太一样
为什么就那么不被接受
那我不如
当个
dreamer
反正
都要被嫌弃
叛逆
也叛逆不出什么名堂
因为过了青春期
就懂事了
就该明白所作所为需要承担的后果
everything comes with a price
也就不再忍心去伤害别人
但抑郁无法排遣怎么办呢
那就伤害自己吧
现在想想
那个一直说只想要我开开心心的的妈妈
其实从没在意过我开不开心
她只想我用她的方式开心
她是觉得学琴能开心犰狳蜥?
散步能开心郭潜?何雨婷
还是说跟着去饭局能开心盼你乐?
连我悦己剪的短发
她都要说三道四
我怎么开心封侯非我意?十四集团军
重来一次
我一定在叛逆期好好的叛逆
尝遍这叛逆期的种种滋味
才懂得怎样去面对人生
面对别离和伤感
面对肆意和嘈杂
而不是强作淡定
轻视感情
现在
所有叛逆期的叛逆都成了日常
抽烟喝酒烫头
穿花哨而古怪的服装
逃课翻墙开黑
……
其实这些事
于人生并无益处
可没有经历过这些的我
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最向往
可是
我只是想
能不能做自己
或者
再张扬一点北秀蓝湾?
我知道我做不到
我只能尽可能忠实的记录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惨淡而拙劣的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