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百态:米线夫妻日常情-再见冥王星陈小纭


我们家属院门口原来有一家米线馆,有一段时期我们一家曾是那儿的常客,后来由于拆迁搬走了,虽不知他们流落到哪,但我常常还会想起他们,想起那独特的米线味道,想起那卖米线的夫妻fx组合吧,无论是梦里,还是现实,我还会情不自禁的到那儿转转。
米线馆没有招牌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只有那快脱落的小门面房里的墙皮上贴着一张旧挂历,白色的背面上写着:香菇酸菜鸡汤米线,一碗两元,小笼包子,三元王琦瑶。此外再无其他文字。不到十平米的小店内,挨挨挤挤放着四张桌椅,可供十二三人同时就餐谁为爱情买单,门口伸出去的地方一边是做米线的家什,一边是蒸小笼包子的地方。而这个店面夹在买彩票点和大盘鸡饭店之间,虽不起眼甚至可忽略不计但吃饭时间总是宾朋满座,有时还得排队等候,这还不算带饭走的人。
开米线馆的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妻,看起来他们分工明确,冷雨萱男主人专门负责做米线,女的专门做包子间或端饭。你随时走进饭馆,就见男的埋头在做饭,除了跟你打个招呼外基本上不多话,人瘦瘦的,个子不高,脸上总挂着害羞的微笑,但看起来是个能干的人,重要的是经他的手作出的米线似乎就与众不同,有种特别的味道,似柔又筋,汤绵绵的但很滑溜徐雯倩,尝一口舌尖生津,喝一口,麻辣爽口,咽喉是舒服的,甚而胃里都是舒服的,就连不太爱吃米线的胃弱的老公都迷上这味道,更别说本就好这麻辣米线的我们娘俩(注:我家布点在我肚子里时就受到这个麻辣瘾君子娘的培养,所以小小年纪吃带辣味的饭不在话下。又注:我们可是地道的陕西人),所以我们一家三口就成了他们的常客,甚或好多次的晚餐就是在他们那儿解决的,三碗米线,两笼包子成了我们的享受。而更重要的是米线男主人别看不说话,可客人的好恶全装在他的心里穆斯里穆,谁不吃辣子,谁酸菜要多,谁爱吃香菇,只要你到他那儿吃一次,下次去不用你开口他就会按照你的要求做出迷人的味道端到你面前来。我们一家三口就不用说,一次吃饭,从门口进来一位年轻女孩,刚落座什么话也没说雀起乡到烛镇,不一会儿一碗丰富的香菇很多的米线就端上桌,原来这个女孩上次来吃饭是说她爱吃香菇,于是就有了这个场面,不知这位女孩做何感想,反正当时我挺感动的,现在这种物质的社会,有时就连你最亲的人也未必知道你的好恶,更何况外人,男主人看起来确实在用心做生意。
女的四十左右的年纪,长得比较五大三粗,人也显得邋遢,做米线不如男的,曾经有一次男的不在,她掌勺做出的米线淡而无味,我的孩子他爸爸就直接说出来了,好在她脾气还好没怪罪,说是我们给她提意见是让他们生意做得更好呢,难得有这样的大气量。但她的包子做的还好,而且在管账方面人很精明。有一段时间这里还活跃着一位年轻人的身影,据说是他们本家侄子,利用暑假期间来帮忙。
这家米线店的价格比较公道,这也是人们着迷的原因之一吧。去年周围饭馆米线买四元,他这儿就是五元,我虽有微词但为他的味道所迷就乐此不疲的来这儿享用李兰妮。今年各种食物大幅涨价,就连面条也涨了不止一元两元,食堂里的米线都五元六元了,可他的米线价格依然不变,价没涨质量更没变。在物欲横流人情淡薄以钱为衡量标准的当今社会,这样的米线馆焉能不红火,所以酒香不怕巷子深,远远近近的人都来这儿品尝。
在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傲蕾一兰,我曾问过他们,为什么不扩大一下他们的店面,男主人淡淡的说我们是小本生意花家姑娘,能维持住就可以了如果扩大还得请人,万一别人做的不好这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王令浚?哦,原来他是怕别人做不好,伤了顾客的心,倒了自己的信誉。不错,能有这种想法,难道还怕生意做不大吗,别看这小小的米线店,他心里装的可是大生意经呀。
现在,这家店已搬走有些时日了极品草根,但我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他们,想起他们的米线。这对米线夫妻就像他们做的米线一样,虽然低调朴素,但实在而且余味悠长,不掺假味道独特,使人念念不忘,愿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