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一个女性的自我觉醒需要几步?-LeaninMBA



一个女性的自我觉醒往往需要很多人生节点:工作,孩子出生,再次读书。
一个女性的自我觉醒还需要很多次选择:选择一份工作,在不同人生阶段选择家庭或工作,选择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以及在面对的事情越来越多越杂以后,选择把生活花在哪些事情上,还要不要去折腾?
大部分女性的成长过程叶咲梦,无非如此。

乖乖女时代
学生时代,她就对文字特别感兴趣。那时候的文学环境与现在不同:青春文学不同于现在的励志正能量或者纯粹言情化,总是在表达着一些非常尖锐的东西,表达着跟时代的冲突和特定年纪的迷惘。她很喜欢这样的文字,零花钱不多,但会花很多在淘旧书上,买一本《萌芽》或者文学性的小说就特别开心。
如果把这篇文章看下去,可以说后来的很多选择都是有小爷不狂迹可循的,但在她选择专业的时候,并没有顺着自己的爱好去选择一个跟文字相关的专业。毕竟,除了喜欢那种尖锐叛逆的文字,中学时代的她,一直都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乖乖女。
“这是一代人的特点。” 对于大部分那个年代的中国学生而言,报考大学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个专业是干什么的,更没有人知道自己喜不喜欢,所以选专业、选学校都听爸妈听大人的。高考过后,她选择了亲戚推荐的在金融圈里很有名的对外经贸大学,虽然她是一个特别不喜欢和数字打交道的人。
大学四年,她意识到自己的专业并不是那么适合自己,但学校的大部分专业都是和经济相关的,转专业也没有意思,只好硬着头皮学完了。

毕业之后,她也在保险公司、银行、金融机构实习过,但依然并不喜欢。她曾经在一家外资保险公司徐乐功,起薪和未来的前景比起后来选择的广告行业都要好,但中午12点一天活就干完了夏妍的秋天,就开始等下班,但过程里却不能干别的;做的事情也不用什么脑子没有技术含量;内部关系也比较僵化游子呤,氛围也不太喜欢。
当时男朋友在做广告和市场相关的行业,潜移默化了解这个行业的更多东西,她意识到发现这个东西是自己感兴趣的。于是她尝试性的给奥美投过简历,但简历石沉大海,毕竟她也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却要和不少学了大学四年的人竞争。
但命运总是有很多机缘巧合,直到一个师姐说当时奥美特别缺人,问她你要不要试一下。
“那可能是我第一次做自己,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喜好去选择。”她说。
痛苦,但热爱这痛苦
实习刚开始的时候特别痛苦四月的纪念 ,这的确是一个特别重大的人生选择:周围的同学基本都正式工作了一梦到兵营,自己之前的工作本来也要签正式工作合同了,自己却要抛弃本专业,龙套王等于说大学四年都荒废掉了,去一个完全不熟悉、充满更多挑战的行业。
因为是实习,头三个月没有座位,没有工资骆莉娜,更没有报销,加班都要自己花钱打车,也没有人能向她承诺能让她留下来邻桌的怪同学。
当时给她的是一个公司快放弃的项目,许多其他员工纷纷离开这个项目,没有任何人带她,于是最后项目只有她一个人,一个之前对公关和广告都一窍不通的人,所有的东西都需要慢慢一点点自学,一点点摸索。何况广告本来就是工作强度非常大的行业,偶尔如果十一二点能下班,那算是幸运,一两点下班才是常态。比起之前中午十二点开始就百无聊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时她做公关媒介,与每个媒体打交道,而她的前同事离职时因为跟公司的矛盾,而把气也撒在新人身上,当面给各个媒体打电话,笑着问别人“这个人是不是特别软弱啊”,当面羞辱她。
家里人也不支持这个选择,这样的日子不可谓不痛苦,她几乎天天流泪雷州雷剧,但是是自己的选择,只能流着泪、咬着牙往前走。
三个月过去,一分钱工资都没有收到,她生活费已经用完,已经到了“再不入职就没办法生活了。”的地步。终于欧美海军聚会,走完流程正式入职一路夜蒲。
这个过程中她放弃了很多,但是并不后悔。因为这是第一次做自己,第一次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即使忙碌,也是把精力放在自己热爱的事物上功盖三分国,虽然受到冷眼,但至少心里有热情。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初留在金融行业,我可能会变成一个怨妇,因为不喜欢,所以肯定做不出成绩。”她身边的很多人,40多岁了,才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过去的人生都是拧巴的。而他宁愿选择自己热爱的辛苦,也不想把日子消磨在不喜欢的事情上。
她从小就喜欢文字,在投入的阅读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是存在的,写策划、文案也是如此。即便总是工作到深夜,但她花了那么多时间的,是她喜欢的事情。
更多的觉醒
她第一次自己做决定是在职业发展上,但离真正选择自己的人生还有距离。
13年的时候,她生了孩子,面临着众多女性都面对的窘境:工作和家庭上没有办法平衡,广告业必须天天加班,没时间给孩子。

“对于女性来说创律集团,没有绝对的平衡,只能在某个阶段选择自己最需要的。”她暂时放弃了工作北京的金山上古筝,哺乳期结束之后开始申请学校,选择时间安排更自由的读书。
最后她选择了清华和MIT合作的的项目,一方面是因为“清华情结”,另外一方面是因为项目可以去国外交换。她一直觉得去国外读书才能浸入新的环境,真正在某种程度上改变思维方式,这是仅仅去旅游做不到的。
可是,生完孩子之后,读书期间,她有着一段新的低落期——产后抑郁,病情不断反复,她也不断想要走出这个状态欧瑞莲易联网,她的治疗方法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写专栏、写书、演一些话剧,那段日子她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尝试。之前的那一次重大选择让她知道了想要怎样的工作,但没有告诉她想要怎样的生活和人生。

这期间她去参加了一个lean in的活动,这是她第一次发现这类女性成长类活动,也是第一次找到了同类,因此她立马去打听清华有没有这样的组织。
清华有着lean in的组织参谋长说车,但更多服务于本科生:求职辅导、自我定位、职业发展,而MBA需要的并不一样,她们可能有着创业、职业发展转型、家庭平衡、商务礼仪的需求,因为自己特别喜欢分享,她想要把好的东西带到清华来。了解到清华已经有女性MBA的俱乐部以后,她选择了接任这个俱乐部,然后把lean in的理念带到里面来。
她把工作以外想要实现的大部分愿望都放在这个平台,这是一个梦想孵化的平台人皮唐卡,更是一个女性互助的组织。针对创业,她定期请人做分享,每年组织女性企业家去硅谷游学;在生活上,她会组织幸福力有关的线上线下分享,成立了女性心灵工作坊;甚至还会针对MBA女性的需求,有商务礼仪的活动,如色彩搭配等。线下每个月一到两次活动,线上定期有文章和分享。两年以来,她也做了一些在该群体里知名的活动。
这个过程帮助了别人的成长,她回忆说,杭州的一个女孩儿曾经专门飞到北京来参加她们的活动,当时让她特别惊讶,但后来两人却成为了特别好的朋友,女孩儿会跟会跟自己倾诉生活中的问题,也会每年寄杭州新茶给她,节假日都会祝福。
无疑这个过程也是她自己的再一次成长,过去她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伴侣,想要的家庭,想要的生活方式,不知道如何在工作以外去实现自己,仍然有着很多传统观念:要在某个年龄结婚,这个男朋友在一起这么久就要好好走下去,大家炒股就要去炒股......而也许是做了许多本职工作以外自己喜欢的事情,才真正有机会去思考一个女性的更多选择,更多意义。
她慢慢开始更加熟悉自己,了解到对自己更重要的其实是内在驱动力,即对于她而言,获取能量的方式是从内心来的。因此她喜欢一对一的深入交谈,也喜欢一个人思考。所以,她的自我觉醒是从一次次跟随自己的内心去选择开始的。
三四年以后,再去思考工作和家庭平衡的问题,也许还是无法绝对平衡,但她可以达到相对平衡:习惯性的去做计划,用碎片时间做一些快速处理的时间,大块时间用来做需要沉静的工作,锻炼出极强的切换状态能力。
这些改变也许是因为生完孩子之后觉得时间紧迫,又有太多热爱的事情想要做,必须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从一个循规蹈矩的乖乖女,到把大部分精力和热情都投入在工作,到实现在工作以外的自我觉醒,对我而言,我的人生可以分成这三个阶段佳鑫诺官网。”
从认识规矩,到认识工作,到认识生活,不过就是这几步。
作者李抒彦,本文获得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平台Thrive北美人物志,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Lean In MBA · 女性领袖商学院
受FacebookCOO,SherylSandberg《LEANIN》启发建立的首个旨在提升中国女性幸福感的共享平台,希望更多女性从这里汲取Lean In精神的力量和支持。在这里,你可以提升自我、孵化梦想。
转载、投稿和合作: shiwk.14@sem.tsinghua.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