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丨周口的来历-大美周口东鹏地产

清朝光绪年间,郸城东十八里周楼有个在山东诸城县当父母官的周知县。他为官清正廉洁,当地百姓称他“周青天”杨子烈。

有一年,虫灾加旱灾,麦子颗粒不收蓝可儿之旅,秋庄稼又被蝗虫吃个净光,老百姓没啥吃,连树皮草根都吃光了。虽说周知县几次开仓放粮,还免不了有不少人被饿死,周知县终日里犯愁。
他几次上书皇上,要求开恩济贫,免除皇粮。皇上不但不准,还下圣旨逼着叫按期把皇粮交齐。

周知县看到无数灾民卖儿卖女,哪有皇粮上交安志杰肌肉?他为了灾民下课了要雄起,不怕丢官杀头,私自下令免了诸城县百姓的全年皇粮,并派人日夜赶回老家给母亲送信五胡烽火录,叫家里想尽一切办法凑足三千两白银,送往诸城,顶交皇粮。
周老太太是个深明大义的人,知道事关重大,就叫二儿子,外号周二碓碓,卖掉了千顷良田和楼房,典当了衣物璩怎么读,挖出了积蓄少帅传奇,七拼八凑总算把银子弄齐了。

周二碓碓心里想:人家做官银子往家里拿,俺哥做官银子往外倒,还不胜拿着这笔银子到外面做生意去呢。他拿定主意,就把银子装在大车上,上面盖满了柴草,瞒着他娘出了周楼,正东走没多远,拐过头往西去了。周二碓碓赶车经过郸城、淮阳,来到了沙河沿刘家埠口,曹小小包个小店住下了吸血甲虫。

夜里“哗哗啦啦”下起雨来第四使徒,一连下了三天江湖侠客令,周二碓碓心里很焦急,一个人坐在店里喝闷酒。这时候,有几个商号的掌柜来店里谈掌生意,周二碓碓本来心情就不好,又多喝了几盅酒,说话粗声粗气。这几家掌柜瞧不起他,把周二碓碓说了一顿,周二碓碓两眼一瞪大声间:“你们是卖啥货物的?”,“我们是卖刘家埠口的折腾岁月,北京太庙你要得起吗李九鸣?”周二碓礁本来就有个别脾气,这会儿别劲一上来,头一扬说,“买得起!说个价吧”。

这些商号掌柜觉得周二碓碓是个贩卖柴草的,不会有多少钱,就随便说了个价钱,“你要是全要,给你算九折,一千两银子,怎么样?”
不料周二礁碓价也没还,当时就立下文约,找了保人。
周二碓碓跑到车前,掀开柴草,说:“拿钱”,商号掌柜傻眼了车上装的全是银块,只好把刘家埠口卖给他。那些商号掌柜变成了伙计,刘家埠口就成了周家埠口了泰勒洛特纳。

交皇粮的限期快到了,家里音信全无,周知县等呀盼呀!天黑等天明,天明等天黑,济南知府来人催粮逼款,他坐卧不安,头发胡须也急白了。在期满的最后一天夜里,这位百姓父母官上吊自尽了。诸城的百姓听说周知县为百姓自尽了,人人放声大哭,个个被麻戴孝,兑钱给他立了个清官碑 。

周二碓碓听说哥哥上吊自尽,后悔不及,连连往墙上撞头。家人再三劝说个旧吧,才打消死的念头。后来,他把嫂子安置在家,侍奉母亲,他领着侄子在周家埠口做生意。没有几年的时间,周家埠口成了大集镇,改名叫周家口镇,就是现在的周口市。
-END-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