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漫谈|毛泽东的辣椒情结-档案铺子

毛泽东一家在一起用餐
辣椒是一种极普通的食物,毛泽东对它情有独钟。
毛泽东从小就有吃辣椒的习惯大清弊主。他吃饭猛鬼复仇,不计佳珍名肴,但就是少不了普通辣椒。如果一餐饭少了辣椒,他就会感到索然无味,甚至无法下咽。胃口不好的时候,他更是大口大口地嚼辣椒开胃。他吃的菜里湖州二中,辣椒总是放得很足很重,一碗豆腐汤都因为放了太多的辣椒而像猪血一样红。
吃饭离不开辣椒,家宴待客,给亲朋好友送礼,也离不开辣椒;他与人交往,特别是与他的战友、部下,或是青年学生谈话,言必称辣椒。毛泽东喜食辣,“无辣不成菜”,不管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龚淑均,还是身居共和国主席高位,辣椒陪伴了他一生。
毛泽东不仅将辣椒作为一种美食,而且尽力发掘其药用潜能。红军长征时缺医少药,毛泽东差人到处收购辣椒并将其分发给干部战士,嘱咐他们寒冷时嚼几个辣椒驱寒;受伤时煮一点辣椒水清洗伤口。身边排长的“特权”,只是能多分得几个辣椒李毕茂。红军长征到达陕北,毛泽东给他的辣椒特别记上一笔功劳。
1936年在陕北保安时,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几乎每天都去毛泽东那里坐。毛泽东经常请他吃饭。饭很简单,常常是一盘辣椒,一盘青菜,主食是小米加馒头。斯诺觉得,对毛泽东来说,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于简朴。毛泽东不以为然,他认为只要有辣椒就满足了。他说:“我们湖南岀辣椒,爱吃辣椒的人也多,所以‘出产’的革命者也不少,如黄兴、陈天华,以及红军中的彭德怀、罗荣桓、王震、贺龙等。而在世界上爱吃辣椒的国家,往往‘盛产’革命者,如法国、西班牙、墨西哥、俄国等等。”他谈到这里,哈哈大笑,并情不自禁地唱起一首以湖南民歌为基调加工而成的《辣椒歌》:远方的客人,你请坐,
听我唱个辣椒歌。
远方的客人你莫见笑,
湖南人待客爱用辣椒。
虽说是乡里的土产货,
天天可不能少花样排球2。
要问辣椒有哪些好,
随便都能说出好几条:
去湿气,安心跳,
健脾胃,醒头脑,
油煎爆炒用火烧车轮之国,
样样味道好。
没得辣子不算菜呀,
一辣胜佳肴。
1938年5月的一天,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员佘景行、史林琪、史英同到抗大副校长罗瑞卿的住处。佘景行是湖南省望城县人。午饭时,毛主席大步走了进来,(当时罗瑞卿还兼任中央保卫局局长,与毛泽东的窑洞紧邻),大家喜岀望外,立即放下碗筷站起来迎接。主席十分和蔼十分风趣地说:“呷饭,呷饭,雷公不打吃饭人嘛!”随后在四方桌的一边坐了下来。
“是,是。”三个小青年回答后,又一齐问毛主席:“您吃饭了吗?”
“吃过了。”毛主席回答。
毛主席听口音发现这三个小青年都是湖南人,于是笑着说:
“老乡看老乡,两眼泪汪汪啊!是吗?”随后,指着桌上的菜继续说:“这辣椒还是青的,就辣,这越老越红,也就越辣,它的籽多,到一处就发芽、生根、开花、结果。你们看,是这个样子吧!知道湖南人为什么喜欢吃辣椒吧!”
三个小青年一面聆听,一面匆匆吃完了饭,罗副校长对他们说:“我和主席有事,你们就先走吧。”三个小青年同时站起,躬身肃立,准备告别。毛主席说:“不忙,不忙cc卡美。”他站起来打着手势,指着罗副校长又说:“他那个八卦炉,三味真火,要把你们炼就一对火眼金睛,能够识破一切牛鬼蛇神,炼就一身钢筋铁骨,烧不化砸不烂……”
这时,罗副校长也站起来眷恋夕阳,很严肃地说:“你们记住啦!刚才毛主席讲的辣,就是指革命性;红,就是指革命的坚定性;籽多,就是革命的群众性;八卦炉、三味真火,就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就是抗大、陕北公学等革命学校的传统校风,要你们在这个大熔炉里炼得更辣更红。”毛主席点点头那一年吉他谱,北京卡酷卫视微笑着。三个小青年肃立静听忘了鞠躬告别。
1942年,斯大林派人给在延安的毛泽东送来丰厚的礼品,回赠什么东西才能与这些厚礼相称呢?爱吃辣椒的毛泽东很自然地想到他最为珍贵的辣椒。这年春,毛泽东在杨家岭窑洞对面的山沟里开垦一片荒地,种植了辣椒、西红柿、土豆、豆角等蔬菜,并适时浇水、施肥、除草。他年轻时在韶山务农,也喜欢栽种辣椒,知道辣椒耐肥、耐旱,是因为它深入地下的根须多,能吸收各种养料,因此整土打氹时要多下基肥,而鸡鸭粪便是最好的肥料。郭文韬他种的辣椒基肥下得足,都是鸡鸭粪杨雅娜,因此,他的辣椒长得特别好,结岀的辣椒也特别多。于是,毛泽东将自己种植的辣椒精选岀来,作为礼物送给了苏联最高统帅斯大林。斯大林对毛泽东亲自参加生产劳动既惊讶又敬佩,并将一大包烟丝回赠毛泽东,一时传为美谈。
1949年初,毛泽东在西柏坡接见苏联米高扬等人,在宴会上他看不惯苏联人喝酒的那种傲气,就让厨师炒了辣椒招待。米高扬没嚼上几口,便辣得张大了嘴直呵气,连眼睛都冒出泪水来了,但毛泽东却津津有味地吃,同时打趣说:“在我们这里,不吃辣椒就是不革命嘛!”又说:“你们能喝酒,比不上我们能吃辣椒,辣椒比酒味更浓哩!”米高扬说:“我们领教了毛主席的厉害了。”
进城后,毛泽东身居共和国主席的高位,仍保持食辣的习惯,一切山珍海味不追求,唯有辣椒不能少。他正经吃饭,一般是四菜一汤。这四菜少不了一碟子辣子。他外出巡视或开会,从来不吃请,从来不搞特殊化56书库,仍然只吃有辣椒的简朴饭菜。毛主席的生活管理员、人称毛主席的‘红管家’吴连登回忆说:“他年轻时爱吃鱼,晚年他最后一餐饭仍然是鱼。主席终生爱吃鱼。主席的餐桌上有大鱼,更多的是小鱼小虾,小虾我们现在见不到了,是稻田、河沟、池塘里的泗门生活网,就那么长的小虾米(做手势),用红辣椒一炒海恋简谱啊,红红的,主席吃的可香啊!他不吃任何保健品和补品,都是和普通老百姓一样吃粗米,他觉得饮食就要‘粗菜淡饭’,所以不吃细米。”毛泽东的保健医生兼生活秘书王鹤宾回忆说:“他爱吃的,准确地说每餐都有的,是带辣味的腐乳,还有炒的或炸的尖辣椒。炒菜中常有苦瓜、青蒿、空心菜、芹菜,多是些纤维多的,带特殊味道的青菜。除此之外,他吃得多的通常都是饭桌上摆得比较近的‘门前菜’,摆得远一点的菜就吃得少,随意性比较大。”保健医师徐涛多次劝毛泽东注意营养,改变饮食习惯,多吃好东西黎恩旺。毛泽东每次都摇脑壳。
1951年5月,毛泽东在北京听取首批入朝的志愿军四位军长梁兴初、吴信泉、温玉成、吴瑞林和副司令员邓华的汇报。时近中午,工作人员问是否留客吃饭?他说:“我请来的客人,哪有不吃饭之理?四菜一汤,家常便饭。”四菜是回锅肉,炒波菜,油煎豆腐和竹笋炒肉阚丽君,都夹有辣椒,还有一大碗辣椒汤,也浮有像猪血一样的红辣椒。毛泽东又说:“我们六个人,三个湖南,两个老表,还有一位是四川的,都喜欢吃辣椒吧!”
1961年春,毛泽东设家宴,宴请溥仪,四方桌上的辣椒、苦瓜、豆豉、红烧肉等飘溢着浓浓的湖南家乡菜肴香味,毛泽东对溥仪说:“湖南人最喜欢吃辣椒,叫做‘没得辣椒不吃饭’童嵩珍,所以每个湖南人身上都有辣椒味。”说着就将一筷子青椒和苦瓜放在溥仪的小碟子里。接着又指着同桌的仇鳌和程潜说:“他们的辣味最重,不安分守己地当了你的臣民,起来造你的反,辛亥革命一闹,就把你这个皇帝老子撵下来了!”受到礼遇的溥仪微笑着起身向仇鳌、程潜鞠躬。
1962年4月,新任毛泽东警卫员王保东为熟悉工作的性质、任务和环境,他到厨房看看毛主席平时吃什么菜。这时,炊事员韩阿福摆放着已做好的饭菜,饭菜很简单:一盘空心菜,一盘野菜三国寻娇,一小块先煮熟后又在火上烤的老玉米松乔体检,一小碗米饭,还有三个用火烤熟的红辣椒。看着看着,他心里发酸,他感到主席的饭菜比我们警卫员的都差远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档案时空网
dangan.hnjy.com.cn
投稿邮箱:danganshikong@sina.com


各位客官
惠然之顾,点波关注
告诉掌柜的
还想看点啥